最近

 我不知不覺的在櫃子裡睡著,等醒來已經早晨了。

 

 我先從小洞看出去,確定歷史老師已經不在了,我才緩緩打開門,然後飛也似的跑回家裡洗澡,沿路上我膽顫心驚,我一直有種被監視的錯覺,由於是早晨,路上車子跟行人少的跟河童的頭髮一樣少,這更是讓人發慌。

 

 歷史老師的臉一直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也許,這才是我心理不安的主要原因。

 

 我一路上東張西望的,減慢了許多速度,原本只要十五分鐘的路程我走了快半個小時才到家。

 

 一進家門,空蕩蕩的家裡雖然有著讓人不知所措的空洞感,爸媽都一早就去上班,晚上也都三更半夜才回家,所以根本沒什麼能見到面,國中時簽聯絡簿也都是放個印章在桌上,什麼東西都是我自己蓋章、簽名的,我的生活,我爸媽從未參與過……

 

 這是我會這麼孤僻的原因吧,但這樣的我也在想法上顯得獨立、成熟,除了感到孤單外,其餘的也沒什麼不好。

 

 我把鞋子脫了,進去家裡書包隨便丟在沙發上,我在還沒進到浴室之前就已經一絲不掛了,反正家裡只有我也沒差啊。

 

 我赤裸裸的走到陽台,把身上的髒衣服丟到洗衣機,再找出一套新衣服走進浴室沖洗一下,得要快一點,還要回學校上課呢!

 

 走出水氣瀰漫的浴室,頭髮上掛著一滴滴晶透的水珠,我邊走邊拿著浴巾擦拭著,我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其實,也可以不用那麼急著回學校吧,反正去學校都是被欺負,為何不在自己的城堡裡待久一點呢?

 

 看向時鐘,現在也已經七點多了,去學校也已經來不及了,不如請半天假吧。

 

 我也整夜沒睡好了,歷史老師養蠱吃蠱的事情,總是讓我在睡夢中驚醒,在櫃子裡已經不好睡了,還一直被嚇醒,其實根本沒睡到。

 

 躺在自己熟悉的地方,不管舒不舒服總是能讓人安心的睡著吶……

 

 睡著睡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伴隨著與桌子的振動聲把我吵醒,我睡眼惺忪的翻身接起,慵懶的開口,「喂……」

 

 「查理,你在哪?」一道熟悉的聲音驀然竄入耳裡,但我一時想不起來,就脫口而出,「妳是誰?」

 

 「老師。」

 

 「喔喔……怎?」我還是有點昏昏欲睡,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你怎沒來上課?」其實班導略知我在班上是被霸凌的對向,但是她卻都沒有阻止過,也許不是不阻止,是阻止不了,所以她都自動眼不見為淨,我不怪她,因為她也剛當老師一年,怎能對付霸王那種學生?

 

 她對我有著愧疚的感覺,因為不管我犯了什麼錯,她都不會責怪我,我沒去上課他也不會過問原因,最多是像現在一樣打電話關心,這樣也好,真的,這樣也好,我還怕她處理不好自己反而也成了被霸凌的老師。

 

 所以,由此可見,連老師也處裡不了霸凌事件,這就像是大家都在呼籲不要亂丟垃圾,但是每天路邊垃圾都還是可以填滿一整個操場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有些事情會大大家認為,有說過就好,不管有沒有聽進去,有沒有照作就更是隨便你,這樣。

 

 「沒是。」我沒情緒的說,因為我真的還想睡,「我只是有點太累,老師,我請上午的假好嗎?」

 

 「嗯,好。」老師說,「你不舒服的話就在家吧,不用勉強來沒關係。保重,掰掰。」

 

 我掛上電話,閉上眼,她剛剛那句話的意思就是「能不要來就不來吧,你來學校都是被欺負的」,這是她所能說的最大關心,總不能讓她在學生或是其他教職員面前說出直接的意思吧?

 

 我想,這樣的話隔天校長可能就來關心你了。

 

 我翻了個身繼續睡覺,卻覺得姿勢怎樣都不太好睡,我把書包移到頭部當枕頭,我繼續翻動著,找尋最好睡的姿勢,但怎樣就還是睡不著。

 

 我坐起身子,抓了抓頭髮,一臉睏意加上沒睡飽的黑眼圈,活像個重度毒癮患者。

 

 「算了,睡不著就乾脆清醒一點。」我直接去冰箱裡拿出一瓶礦泉水,大口大口的暢飲著,冰心沁涼的液體順著食道下滑,一一換醒體內的每個細胞,我全身一抖,精神也來了。

 

 我再度坐回客廳,然後打開電視,我其實不怎麼想看,只是想讓這空曠的家裡至少不要那麼安靜,我無聊也是無聊的翻找著書包……嘖嘖,看來我很久沒整理了,裡面雜物一堆,更多的是霸王他們把我書包當垃圾袋所丟進去的垃圾。

 

 我一一將自己的東西拿出來,然後我將垃圾桶移到腳邊來,再將書包倒過來把裡頭的垃圾全部清出來,嗯,還真是不少啊。

 

 收拾好書包之後,我將剛才沒有收進書包的校刊拿來審視,我在意的是那篇不起眼的故事,既然,鐵櫃的秘密這一項傳說是真的,那不就表示其他的也是真的?

 

 那時看完我也只是抱著看看就好的心態,但是現在我卻對著故事有了新看法——這不是普通的故事!

 

 我再次讀起那篇故事,這次我跳過鐵櫃的秘密,直接從第二部分的一篇叫作「不能踩的黑鞋」開始讀起。

 

 故事是從主角放學時開始的,主角總是只有在學校時才會跟朋友們玩在一起,彷彿他的朋友只存在於學校裡面,出了學校他就沒有朋友。

 

 他放學時就變得孤伶伶的,回家路上也是,家裡面也是,都只有他一個人,只有在學校他才會有種人是群居動物的感覺。

 

 那時雨天。

 

 他一如既往孤伶伶的放學,只是今天多了一把傘陪他。放學時,學校都會依各個路線排成許多路隊,在一一放學離開,今天,在一樣的時間路隊前進了。

 

 這個學校的鞋子通通統一只能是白色的,但是主角卻在剛才發現,他前面的人是穿著黑鞋的,因為下雨,路上被行人們踏起了不少水花,飄飄細雨也讓視線有些矇矓,他始終注意著那雙鞋子。

 

 難到穿一整天都沒被抓嗎?不可能吧,這麼顯眼!

 

 這樣一前一後的距離,實在很沒有空間,就在要過馬路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太慌張,就這樣踩到了那雙黑鞋。

 

 「啊,不好意思。」主角抱歉的說,腳底的砂石也都黏在對方的鞋子上了啦,他的鞋子現在一定濕濕的。

 

 對方驀然停下腳步,一動也不動的停在雨中,感覺很是怪異。

 

 對方一動也不動,連一句話都沒說,只是愣愣的站在雨中,以為對方是生氣了,於是主角再說了一次,「對不起!」這是道歉的語氣更加重了,但對方依然只是站著。

 

 怪人。

 

 作了這樣的結論,正想轉身就走時,一隻手就突然抓住了他,他低頭一看竟是一隻死白的手骨!

 

 猛一回頭,就看見那雙手的主人正是那雙黑鞋的人!

 

 而且……那個人,沒有頭!

 

 他想放聲大叫、想掙脫,但是全身力氣向是被抽光一樣,只能站在原地害怕,突然一股力道把他強拉到後方,一台車就這樣急駛而去,差點就撞上他了!

 

 腦袋有點暈眩。他被迫跟那無頭骷顱稱著一把傘,但眼前的景象卻出現變化,感覺有點黃黃的,像是舊照片,畫面依舊下著雨,但是畫面中有個學生在過馬路,但是鞋子卻被後面的學生踩掉,他趕緊回去撿起,正當他在原地穿好鞋子時車子也已經開始流動了,他進退兩難的卡在馬路中間,登時,一台車子呼嘯而過,後照鏡剛好鉤住他書包的背帶,將他拖曳在馬路上。

 

 背帶斷掉,他的東西散落一地,整個人在馬路上翻滾,滾到對向車道,當他狼狽的爬起身,一台車煞車不急的直接輾過他身上,屍首分離只是一瞬間……

 

 當雨水混雜著鮮血汩汩流淌在柏油路上,尖叫聲四起,喇叭聲、碰撞聲不斷,通通只包圍著無首的屍體……

 

 「噢……」我看完不禁起了滿身雞皮疙瘩,這也太可怕了吧!

 

 嘎——碰!

 

「呀——」轟然巨響配上驚恐萬分的尖叫聲,那根本是配合劇情的音效吧?

 

 轉頭一看,是電視上正撥著恐怖片,裡頭的車子煞車不急撞上一個人,然後路人開始尖叫、逃竄。

 

 我皺著眉頭,剛看完這篇故事又看到這種畫面……不是很舒服,儘管我現在胃是空的,但是我還是產生了一種想吐的感覺。

 

 我立刻關上電視,阻止自己的想像力不停以故事作為延伸,在我腦中描繪出更可怕的畫面跟想法。

 

 關掉電視後,家裡又回到了無限的安靜,詭異的氛圍裡充斥著我的呼吸聲跟心跳聲,這種感覺很不踏實,彷彿連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家裡還有什麼「東西」存在,我拿起手機,隨便放著一首歌來但忘剛剛的恐懼。

 

 是的,是恐懼。

 

 畢竟,第一則故事是真的,這則恐怕也是真的。

 

 如果都只是虛構的,我還不會這麼的害怕,但是我已經親身體驗過一則「鐵櫃的秘密」,我相信其他的故事也是有其真實性。

 

 雖然我還沒確認過……但我也不太想確認就是了……

 

 音樂總是能安定心緒,不知不覺中我又再次安穩的睡去…‥

 

 再次醒來我已經在聚精會神的整理書包,穿上學校的衣服,穿好鞋子走到玄關,準備出發前往地獄……

 

 當我一進到教室,所有的目光都集中於我,看著我將門緩緩關上,老師也因為發現周遭氣氛的改變,聲音也漸漸趨小往我這裡睨過來,他們心裡的想法呈現在眼神中——

 

 你幹嘛來?

 

 後頭,霸王那群人揚起一抹戲謔的笑,看著我的眼神像是說著「無聊了一個早上,終於到下午有點樂趣了啊」。

 

 我裝作什麼都沒看到,呆板的走到我的位置坐下,一坐下我立刻挺直身子,雙眼睜大,我的屁股一片濕黏,稍稍拔開還看的到裡面牽著的銀絲,一端在椅子上,一端在我的屁股——

 

 是膠水……

 

 「噁……噢!」真是太噁了、太噁了!我皺起眉,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拿出我的課本專心進入狀況,但我還是聽到那群令人厭惡的嘲笑聲。

 

 我盡量讓自己分心,不去注意屁股上的濕黏感覺,我將精神全數投注在黑板上,但是我突然注意到自己旁邊有著瑣碎的動靜,我低頭一看,不知打哪來的數隻蟑螂因為椅子上的膠水而動彈不得,卻跟我的距離非常的近。

 

 「啊——!」我大叫出聲,不只全班,連老師都朝我看來。

 

 我一個起身,屁股還黏著椅子一起,有些蟑螂因為地心引力而摔落地面後開始逃竄,我緊張得不停抬腳閃躲,活像是在跳著某種快樂的舞蹈。

 

 我以前並不會怕蟑螂,是因為歷史老師的衝擊時在影響我太深,現在看到蟲子或是壁虎我都會非常害怕!

 

 見我這樣,霸王那群人笑到人仰馬翻,全班也都像是在看笑話般的向我這看來,老師則是微慍的皺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鏡面上還反射出日光燈的燈光,讓人看不到他的眼神,「查理同學,你是在幹嘛?上課不是耍寶的時間。」

 

 我崩潰的聽不進任何話,只能自顧自的亂叫跟擺動身體,但,一股像是被電到的感覺從我腳底竄至腦中,我的腳扭到了!

 

 因為自己的屁股上還黏著椅子,又因為自己剛剛慌張的不停亂動著,一下子整個人不能平衡,就這樣倒在地上,頭部敲擊到了地面,我一下就昏了過去……

 

 醒來時我是看著保健室的天花板,我呆呆的望著天花板,腦筋一片空白,因為只要我稍稍作思考我的腦袋就開始痛起來。

 

 不知道有沒有腦震盪吶……

 

 我坐起身子,望著空蕩蕩的保健室,裡面除了我還有一個是埋首在電腦前的校護,他不知道是怎樣發現我醒來的,他連頭都不抬,就直接對我說:「覺得好了就可以離開,已經放學了。」

 

 嗄?我居然昏迷到放學?

 

 我緊張得站起身子,突然的站立讓我眼壓升高,眼前突然黑漆漆一片,出現茫茫白點,漸漸才又看清楚,我立刻拿起書包往保健室外面走,我禮貌性的在開門時轉頭說聲謝謝,對方指是依然深深埋首在電腦前,對於我的道謝不予理會。

 

 我飛奔至平常排路隊的地方,遠遠看去我的路隊還看的到尾巴,我急急忙忙衝至,好險敢上,學生要是在放學後在學校多作停留,可是會被記警告的啊!

 

 我慶幸之於,也因為剛剛頭暈又激烈的跑著,身體有些微不舒服,現在還有些精神不濟,我跟著前面的人走,卻沒有注意紅綠燈的變化,當綠燈亮起車子開始移動,我的腳步卻沒有停下,「叭——叭——」兩聲長嘯從我左邊傳來,驚呼聲不斷,我轉頭看去,立刻清醒,但是來不及了就要撞上了——

 

 突然,一股力道將我往後曳去,千鈞一髮之際我躲過了那台車子,但是心跳卻久久不能恢復,我大口大口喘著氣,自己差點就要慘死車輪之下,要不是深厚這人眼明手快的拉住我,恐怕我已經一命嗚呼了。

 

 這時,我注意到自己因為剛剛踉蹌了幾步,而踩住了對方的鞋子,我說了聲抱歉腳立刻拿開,拿開時我全身像是被電到一樣,那是一雙黑鞋!

 

 我到抽一口氣,天啊,沒這麼衰吧……

 

 我緩緩的轉頭,想要道謝的名義看清楚對方的長相,我想確認,是不是沒有頭……

 

 我僵硬的轉頭,彷彿機器人,「謝、謝謝你……剛……剛剛救了我。」

 

 對方沉寂了一下,我心跳也隨之顫抖,啊啊,不回話是因為他沒有頭嗎?

 

 就在我眼淚快要奪眶而出時,一道冷漠的聲音突然出現:「嗯,不客氣。只是下次你要幫我洗鞋。」

 

 這聲音……我抬頭一看,竟是學校的校護!天啊,好險不是什麼沒有頭的同學,我也真愛亂想,學校的規定是只用於學生,老師可沒有規定不能穿黑鞋啊,我真笨啊,哈哈。

 

 「別傻笑了,車子已經紅燈的,快過馬路。」校護冷冷催到,他等等還要上課耶,現再出來買個晚餐而已,我可不想遲到啊!

 

 我聽著校護的話直直往對面走,但是走到路中央我卻停了下來,因為腳邊有著一隻黑鞋子,而另一隻穿在腳上的黑鞋子就在馬路對面,對方突兀的在人群中站著,彷彿沒有人看見「他」,「他」也看不見別人,因為……

 

 「他」沒有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夜月
  • 囧 這是??
    校園怪談嗎??
    那些惡霸真可惡==
    真希望他們被撞死!!!
  • 對阿:))
    接下來還會繼續寫~
    哈哈會的~後面他們會____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4/26 21:3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