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黑一片,四處都昇起了一道道細長黑煙,四周眼前所及都是殘破不堪的景象,沒有一樣東西是完整的,「劈啪」的聲音不時響起,些許火星還會從堆積物中飛向天際,就像自以為可以到達天空的蝴蝶,卻在尚未高飛時又黯淡隕落。

 

天灰,大地上也蓋著一層灰燼,四周又是如此殘破的景象,一絲生氣也沒有,處處燃燒著野火,卻在這樣的環境中顯得冰冷──這裡,是鎖國日本,被上帝遺棄的地方,妖怪們的伊甸園。

 

自從八十八妖跟上帝談判後,上帝決定把日本這塊土地割讓給妖怪們,妖怪們蜂擁而入這片土地,且佔地為王,不只陰間來的妖怪,就連魔界的魔人們也想來分一杯羹。

 

就像是滴入清水中的墨汁,日本這塊地很快的就被各方妖怪給佔據,不同的妖怪,在不同的地方,卻都想完成一件大業──稱霸日本!

 

在這樣戰火連天的戰亂裡,愜意,是一種遙不可及的東西,甚至根本無人能想像愜意是個怎樣的形容詞……

 

被熱氣模糊掉的遠方傳來了一道高分被的叫聲,不是慘叫,是任性、生氣的那種叫聲,遠遠地聽不太清楚內容,但是隨著從扭曲的空氣中出現一個高挑、纖瘦,慢條斯理的身影;還有一個不斷蹦蹦跳跳,圍著另一個身影,彷彿是在跳著奇怪的舞蹈,那聲音越來越清楚──

 

「八──樂──!」好聽卻高分貝的叫聲在這了無生機的地方傳了開來。「你來這裡做什麼啦──我肚子很餓!」

 

那女生看起來白皙可愛,衣著也很合適,完全是一個可人兒……但是就是個性上有點違和,那種把袖子給捲起來,又叫又跳的樣子,完全失去了一個女孩子該有的溫柔嫻淑。

 

身旁名叫八樂的男子,在仔細一看之下其實顯得非常帥氣,只是衣著相當的……邋遢,沒錯,是邋遢無誤,寬鬆、沒有燙平的襯衫,一頭亂髮跟夾腳拖,嘴巴還叼著一根皺巴巴的菸,這裡應該是鎖國日本唯一能見的「愜意」了。

 

八樂緩緩吐出一口白菸,著樣子的白菸飄散在這塊漆黑的土地上竟有種飄渺、虛幻的感覺,他深邃的眼眸裡看不出任何煩惱,無憂無慮的感覺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輕輕鬆鬆、無拘無束,這是他八樂的生活。

 

也是屬於──他身為煉妖師的一部分。

 

「八樂──你都不回答我的問題啦!」充滿違合感的女生,露出她身後數根尾巴,她原本是隻九尾的貓妖,但卻因為之前「小有名氣」而被妖盟給斬斷了兩根尾巴,但是依然不減她粗魯的個性。

 

她是野奴,一隻「應該」要是很可愛的母貓妖。

 

沙沙。

 

八樂突然停下腳步,野奴野即時安靜了下來,颯颯風聲,呼嘯而過,不知道為什麼還真有點冷。

 

而手中的菸也被這風一吹給少了一小段,菸灰伴隨著白霧一起飄離遠走,八樂依舊是用那種慵懶的眼神看著逐漸消散的白煙,髮絲絮亂依然面不改色。

 

「野奴。」八樂輕喚一聲。

 

「嗯?」野奴不再像方才一樣的聒噪吵鬧,反而變得鎮定,卻還是一樣的可愛。

 

「妳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咦?!」野奴驚叫一聲,「你不知道這是哪裡?那你幹嘛還來啊!」

 

八樂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十足頗富耐心:「我當然知道這裡是哪裡啊,我是怕妳不知道才問妳。」

 

野奴疑惑道:「……是這樣子嗎……」野奴低頭沉思了一會兒,她記得八樂前幾天好像就有說要出遠門,他是說哪裡呢……野奴抬起頭來環視四周,看著這片荒無、充滿死寂的氣息,這裡莫非是──

 

野奴睜大眼睛,恍然大悟的樣子:「哦哦哦哦哦──我知道這是哪裡了!」

 

「終於。」八樂吐出一口煙圈。

 

只見野奴一點也不開心的走到八樂面前,捲高袖子,一副要找人論的樣子,「你幹嘛沒事找我來伊拉克啊!」

 

「……」八樂無言的看著遠方,那橘紅一片似乎是戰火正在蔓延呢……

 

八樂再次嘆了一口氣,彷彿他有無限的耐心,永遠用也用不完:「妳看看這邊……感覺得到人的氣息嗎?」

 

野奴搖搖頭:「沒有。」

 

「那就是了。」八樂繼續邁開步伐,野奴也隨後跟進,「這裡是鎖國日本。」

 

「咦?日本?」野奴發出驚呼,日本不是要有櫻花?學生妹?還有牛郎嗎?這些東西呢?還有一堆美食,拉麵、章魚小丸子、鯛魚燒呢?

 

深知野奴心裡在想什麼,八樂開口說:「妳所想的那些,應該都已經不存在這塊土地上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這裡已經被上帝給割讓,成為妖怪的伊甸園,只有妖罐能進出的世界,人類沒有神佛的庇護,想當然平常飢餓過久的妖怪當然會趁這時候大快朵頤囉。」八樂說的雲淡風輕,宛如置身事外,不過,事實上他也真的是置身事外沒有錯。

 

「那你來這裡是要做什麼?」野奴問道。

 

「我來這裡當然是工作啊,來找一些珍貴的藥材,反正在這塊被遺忘的地方,只要屬於妖怪,都可任意進出。」八樂接著說,「這裡的妖怪們,各個都只知道打仗、佔地為王,想要完成稱霸日本的豐功偉業,沒有人善用這些藥材,豈不是浪費?」

 

「蛤……那這樣我們蜜月旅行要去哪裡過啊?」野奴心有不甘的問,嗚……早知道之前就先該來一趟的啊!

 

「那個……野奴,我們已經蜜月過了。」八樂無言說道,她到底要幾次蜜月?

 

「咦?呃……我、我不管啦,我就是還要再出去旅行一次啦!」野奴又開始大吵大鬧了起來,十足的無賴。

 

「那我們去伊拉克吧……」

 

「吼!八樂你很沒情調欸!」

 

此時,遠方的樹上有雙銳利的雙眼不停盯著又叫又跳的野奴看著,當然還有八樂,對方瞇著眼睛打量著對方。

 

「是煉妖師啊……」

 

只見那人在一陣風吹過之後,身形便隨著風一起消散在空氣當中。

 

八樂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很遠的地方,一句話也沒說,野奴也跟著回頭,她當然什麼都沒看到,還認為這是八樂在轉移注意力,大吵大鬧變本加厲了……

 

八樂當然不會這麼無聊,而他確實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似曾相識的氣息……

 

八樂那雙黑色眼眸,慵懶的神色,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凌厲,隨後他又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的繼續往前走。

 

 

「哦?確定沒看錯嗎?」空氣中飄著淡淡的櫻桃香氣,金三慵懶、卻又有著驕傲的姿態隻手稱在桌上頂著自己的頭,他聽到自己心腹狄狄奇帶回來的訊息,露出了一抹有趣的笑容。

 

「是,絕對不會錯的,那是煉妖師八樂,還有他家的貓。」狄狄奇說道,可想而知,「他養的貓」指的就是野奴。

 

「他們來這裡做什麼呢?不怕被幹掉嗎,嘿嘿。」金三手握煙斗,正在思考要如何跟他們打聲招呼……

 

 

沿路上八樂得到了不少藥材,當然他行進的路途上都避開了征戰之地,以免被波及到,正當他覺得夠了、正要回身離開時,金色豔髮辦隨著櫻桃香氣而來,來者的影子裡有東西正在隆起,隨後便出現一抹帶著口罩的身影。

 

八樂不發一語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他眼神變得認真,許久不見……這傢伙的妖氣似乎又更上一層樓了……滿腦邪惡思想的饕餮,變得如此強大是見好事嗎?

 

野奴到不像八樂一樣的淡定,一看到對方便開始火爆了起來:「九夭!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那麼久不見,你又想來找麻煩嗎?」她又把衣袖捲得更高,但是衣袖一直滑落,她最後乾脆的將衣袖、衣擺等輕飄飄她認為不需要的地方都撕掉。

 

「唉呀呀,這麼久不見兩位還是沒變啊……嘿嘿。」金三討厭的賊笑著,「野奴姑娘還是一樣的粗魯呢,八樂這樣還真是辛苦你了,嘿嘿。」

 

「臭蔭屍你說什麼──」野奴就要衝上前大打出手時,金三身旁的狄狄奇將劍身拉了出來,並一個箭步欲擋在金三面前保護,八樂卻搶先一步制住野奴,他不是來這惹是生非的。

 

兩人身旁的傢伙已經出現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但是金三與八樂卻顯得好整以暇,風蕭蕭的吹著,八樂依舊是那股從容、自由的感覺,反而是金三比之前在陰間時更加陰險、城府更深的樣子。

 

許久,八樂開口說道:「九夭……金三,好久不見,你的樣子還是一樣這麼討人厭。」

 

「嘿嘿,這是對老朋友該說的話嗎?」金三搓著手說道。

 

「你在陰間惡名昭彰,沒想到聲明遠播到了鎖國日本,聽說你已經成為了九州的霸主了啊。」

 

「好說。」金三示意狄狄奇退下,狄狄奇十足的聽話,乖乖退到後頭去,但戒心還在,隨時都可以拔刀應戰,這就是鎖國日本的生存之道,隨機應變。

 

反倒是八樂怎麼樣也勸不動野奴,只好用硬拉的方式把這聒噪的傢伙給拉到後頭,儘管在後頭她還是一副疵牙裂嘴的模樣,狄狄奇看到僅是皺著眉頭,嫌棄似的看著她。

 

雙方之間氣氛很奇怪,沒有任何友好,也沒有任何的火藥味,就只是這樣單純的見見面、聊聊天?

 

「你來這種地方做什麼?這裡很危險的,一個不小心你們可能會被幹掉哦,嘿嘿。」金三說道。

 

「來這裡找藥材,順便走走散步。」八樂現出自己剛剛找到的藥材,說明來意,「反正,現在鎖國日本只要是妖怪都進得來,也不用經過誰准許吧?」

 

「半妖也可以嗎?嘿。」金三小聲說道,卻依然清晰傳入八樂跟野奴耳裡,只見野奴又氣得跳腳,不斷要金三出來面對,八樂則是淡然處之,他挑了眉毛,等著金三說出他為何而來。

 

「跟你開開玩笑,連花葉豔山羌都可以了,你會不行嗎?」金三摸著下巴,問道:「我想最近陰間應該很平靜吧?」

 

「當然,巫妖王、啖血冥尊、赤兀台、鬼王荼吉尼……等大妖們紛紛來到鎖國日本,可以不安定嗎?」八樂淡淡的說,「就是因為陰間太安定,所以冥市熱鬧不如以往,所以我才要來這裡撿藥材。」

 

一談到冥市,金三下意識的看著胸前掛著的影魅之石,桃紅色的眼裡出現令人不解的眼神,八樂當做沒看到,實際上卻清清楚楚。

 

他知道那是奈娘,奈娘的氣息從那顆影魅之石流洩而出,雖然淡淡的,但身為煉妖師他是有能耐知道的。

 

他心想:「也許他會來到鎖國日本,跟為了復活奈娘有關吧……」

 

八樂跟金三不同,他不會去戳人痛處,他直接問道:「你出現在我面前,應該不會是剛好路過吧?」他將視線瞟像一旁的狄狄奇,這氣息沒錯,是方才在遠方的那股氣息。

 

「嘿,就只是來看看老友啊,我們多久不見呢?」金三如是說道,儘管說得在怎樣好聽,感覺就是不可信,「我只是來跟你打生招呼,既然你來都是為了藥材,那好,下次你需要藥材時直接來找我吧,在你來之前我會叫人蒐集起來,等你需要在來拿吧。」

 

「黃鼠狼給雞拜年!」野奴大叫道,金三一臉無辜的賊笑:「唉唷,誤會啊姑娘,我是真心的欸,想說你們這麼辛苦位妖怪們看病,找藥材這種事情,省點時間在這上面不是很好嗎?」

 

「多謝好意,那我們下次在去打擾,再會。野奴走了。」八樂說著,一把拉過對著金三做著鬼臉的野奴,金三嘿嘿的賊笑兩聲,眼睛綻放桃紅色光芒,妖氣猛然灌入土裡,大地為之震動,野奴驚慌的差點站不住腳,八樂則是氣定神閒的繼續往前走。

 

土裡竄出十來之枯槁的手,欲想爬出土裡、也想抓住野奴跟八樂的腳!

 

金三跟狄狄奇早已消失不見,在遠處觀望著,八樂輕嘆一口氣,一次點了五支菸,然後迅速地插入土裡,想當然,菸一碰到土立即「茲」的一聲,冒出最後一絲白菸最後熄滅……

 

數秒後,地面龜裂,裂縫中都透著橘紅火光,猛的,整片大地以八樂為中心擴散出一片火海,轟然乍現,僅僅短短的數秒,便將剛剛準備破土而出的屍手給燒成灰燼,滋養大地。

 

而八樂跟野奴也消失在那短暫大火中,金三看得不禁拍手:「還是一樣伸手不凡啊,下次再來玩點別的吧。嘿嘿。」

 

而狄狄奇則是沒有想到有人可以輕易破解金三的招數,他略微驚訝的張大眼睛,卻怎樣也找不到剛才的那兩人,他不禁想道:「要是他也來鎖國日本,也許可以幫助我們儘快完成統一大業吧?」

 

「狄狄奇,走了,別發呆,一定又是昨晚謎漫看太多在幻想劇情,借一本來看看唄!」

 

「咦?呃?我、我哪有啊!我就沒有看要怎樣借你啊!」

 

「別讓我到你房間去找,找到全部充公。」

 

「好哇……要找,就、就去找啊!」

 

「我知道秘密機關哦。」

 

「……好啦,借你就借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