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

 

 她真的太不知羞恥了!

 

 這幾天放學,時常看到她黏著他,她總會故作親暱的勾著他的手,往她家的方向走去,兩人就這樣有說有笑的從我眼睛底下走過去,這叫我如何容忍?

 

 我原本沒打算這麼早解決她的,我一直很仁慈的,希望她們死的輕輕鬆鬆痛痛快快,像是李_如一樣,瞬間解決,她痛快,我爽快,不是很好?

 

 我原本打算等到我的新工具到手再來解決,這樣比較可以講求效率,而且處理的俐落,到時處理後面的事情也會比較輕鬆。

 

 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了!

 

 一次又一次,每次還都更加猖狂,我無法放任這種是一再發生,我決定提早解決,以免夜長夢多,就算不俐落不痛快,也是她家的事了。

 

                 

 

 喧嘩聲在耳邊充斥著,充滿歡樂的交談,大家都在討論接下來兩天周末的行程,然後大步邁出校園。

 

 我毫不在乎的靠在牆上,看著這群來來去去的人們,我只覺得他們無聊透頂,整天逛街、打撞球、上網咖,人生不能有點意義嗎?

 

 等他們哪天意外被殺死的話,我想他們應該會後悔莫及吧,這都不管,我現在看到了我人生的意義了!

 

 那道無論從上下左右看,正看反看,就連影子也一樣帥氣的身子從我眼前走過去,我立刻拉好衣服,特地把胸口的領結拿掉解開上面的兩顆扣子,我非常感謝爸媽給我C罩杯的好身材,還有這樣的身段跟美貌,相信他應該在不久後也會對我動心的!

 

 我刻意放輕腳步,像隻小貓一樣走在他身後,準備給他個措手不及。

 

 一、二、三!

 

 我跳上前去環住他的脖子,臉立刻貼在他的背上,幸福的感覺頓時湧現,我毫不保留的將身體貼緊在他身上,我用著甜膩的聲音說:「親愛的可樂,你今天好像特別久耶~~」

 

 「什麼嘛~~你都一堆藉口的耶,不過我體諒你,哈哈。」

 

 「走吧,今天你一樣要陪我回家哦!」

 

 「你對我好好哦,我家裡沒人你願意這樣陪我,你好體貼哦,最喜歡你了!」

 

 我變成勾住他的手,然後讓他的手接觸我的胸部,嘻嘻,如果是他我非常願意,就算是被「那個」我也可以……

 

 人早已走得差不多的校園,我勾著他,幸福的踏出去校門……

 

 我沿路上一直跟他吱吱喳喳的說著我假日的計劃,其實我都有暗示的邀請,他卻好像都沒有反應,這樣的冷酷還真是帥氣呀!

 

 快樂的時間總是特別快,我從不知道從學校到我家可以那麼快,我有點失落,又要跟他分開,而且有兩天會見不到面,我不免感到一陣落寞。

 

 我楚楚可憐的跟他說:「謝謝你陪我,兩天不見你要想我哦,星期一見。」

 

 「再見……」我眼角在泛淚的說。

 

 只見轉身對我揮了揮手,就信步離去。

 

 我失去剛才的活潑開朗,垂頭喪氣的走進公寓裡,因為剛剛那也只是為了在他面前給他好感才作出的假像,也只有他才能有這樣的待遇。

 

 我立刻扣好自己的鈕扣,電梯一到我便走進去,下意識想也不想的按下關門紐,卻發現要按自己家裡那層樓層的按鍵被破壞了!

 

 現在除了頂樓跟關門紐以外通通都遭到刻意破壞!

 

 我皺起眉頭,現在只能按下頂樓的按鈕了,好險我家跟頂樓差不遠,差兩層樓,這個人實在太沒公德心了!

 

 電梯緩緩上升,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樓層越來越高,我身邊有種壓力也越來越大……很不舒服。

 

 最後電梯門打開,在眼前的就是一個往上半層的樓梯,通往頂樓,上面還有道門,只是那門微微有著縫隙,好像有人在頂樓,也許是在曬衣服或抽菸吧。

 

 我想也不想的走出電梯往樓下走,卻突然聽見從頂樓的門後傳出怪聲,像是在叫我,我停下腳步往上看去,那個門縫變大了,外頭的風灌了進來,也許是風聲吧?

 

 我繼續往下走,突然「唰」的一聲,一整桶的水從上面到了下來,用濕我的全身,啊啊,妝都花掉了……

 

 我的書包……

 

 我忿忿的往樓上瞪去,只看見一個身影溜進頂樓,我氣憤難平的直追而去,我用力的推開頂樓的門,上面的風真的很大,大到我一時睜不開眼。

 

 致命的一刻。

 

 當我睜開眼時後腦勺即刻敢到一陣巨疼,我頭暈目眩,有些站不住腳,我像後摸去,竟然流血了!

 

 我流血了?

 

 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我流血了!

 

 沒有人敢這樣對我!從來沒有!

 

 我怒不可遏的轉身看去究竟是誰,誰知道我的眼睛立刻傳來刺痛的感覺,但是那味道我記得,我在可樂身上有聞過,是定型液。

 

 在我認出味道之後我聽到「轟」一聲,反應不及一陣火熱感覺迎面而來,燒上我的臉我的頭髮,我瘋狂的大叫,好痛好熱好痛好熱老痛好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殺了我——」我忍不住了,我的臉像是融化了一樣,我自己也摸不到我的五官了,好痛啊!

 

 我痛到沒有力氣站著,身子立刻癱軟倒地抽搐,我看不到了……過一下子,「嘶」的一聲我頭上的火被澆熄。

 

 「喀喀喀喀喀。」這聲音……美工刀?

 

 我感覺有東西貼在我的臉上,它在我臉上來回,我感覺得到,卻沒痛覺,這感覺好噁心。

 

 我現在一定很醜……

 

 那個襲擊我的人,他現在在我臉上作什麼?

 

 下一秒我感覺有東西從我臉上被剝走,他還把那東西塞進我的嘴裡,是什麼?是我的臉皮嗎?

 

 我想驚叫,卻發不出聲音,我已經快死了吧……我看不到可樂了……

 

 我逐漸失去意識……

 

 但,還沒結束。

 

                 

 

 哈哈哈哈哈哈,結果她沒有撐多久就死了,真爽。

 

 她這樣太痛快了,只是吃下自己的臉皮而已,還沒感受到我把她的奶子用美工刀割下來的那刻,也沒感受到我一刀刀在她身上創作出的雕刻,天啊,我第一次覺得紅色跟白色是這麼的搭。

 

 她身材如此的好,果然有夠下賤,想用美色吸引他?

 

 看我把妳毀成怎樣,媽的,賤貨。

 

 一切都是妳自找的,一個比一個不要臉,真是夠了,他才不是這麼膚淺的人呢!

 

 愚蠢,愚蠢至極。

 

 我翻開我的筆記本,蔣_軒這三個字被我狠狠的塗掉,照片上的那張臉,噢,不管我怎樣把她畫爛,都比實際上她的臉還好看,因為她根本沒臉了!

 

 不要臉就是這樣吧?

 

 呵呵,現在也過了三天,應該再過幾天住戶就會發現了,因為他們的水因該很臭,到時也抓不到我,屍體都腫脹腐爛,被我大卸八塊,指紋早就沒了吧。

 

 原來,只用定型液跟美工刀還有打火機也可以殺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月
  • 廢話= =
    定型液+打火機=噴火器
    直接燒個痛快!!
  • 因為敲她頭的也是定型液啊XD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7/08 19:12 回覆

  • 殷暗
  • 你最近壓力大了齁(茶
  • 我的確崩潰了(艸)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7/08 22: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