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設法獨處,然後抱緊鶴天狗,不讓他逃脫,口對口將妖氣傳入鶴天狗嘴裡,再以舌頭翻攪對方的舌頭,如此便能摧毀鶴天狗的意志,和平協議有望。

 

 

狄狄奇沉著臉走在鶴天狗身後,心裡千頭萬緒。

 

老大,你這是……?

 

緊緊捏著手中的御守,狄狄奇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要用這種「偏激」的方法來達成和平協議?雖然能在不傷及一兵一卒之下達成協議是再好不過,不過,老大竟然要將他的初吻獻給一個男生?

 

這是初吻吶!初、吻!

 

莫非老大發現了鶴天狗的死穴是在舌頭不成?

 

但是他是怎麼看出來的?為什麼自己又不作?他的妖氣比我的還牆上好幾倍,照這樣看來控制鶴天狗也不會費吹灰之力才對啊!

 

「怎麼了嗎?看你在發呆,是肚子餓嗎?」鶴天狗見神情冷淡的狄狄奇,關心道。只是,狄狄奇這表情好可愛哦!

 

「不是……」狄狄奇內心舛舛不安,但是秉持著老大是對的這點,他豁出去了!「這件事情很重要,不能讓別人知道,你把耳朵湊過來,我只能告訴你一個人。」

 

「這麼神秘?」鶴天狗悠哉的走到狄狄奇身邊,狄狄奇迅雷不及掩耳的簍住鶴天狗的纖腰,一隻手壓著他的頭,就這樣往自己唇上貼去!

 

「唔!」鶴天狗愕然,他紅著臉,「你怎麼……唔!」

 

有東西讓他發不出聲音!

 

是、是舌頭嗎?

 

看著狄狄奇紅著臉、認真的表情,鶴天狗緊張害羞的無可自拔,他試探性的將舌頭也探了出去,狄狄奇渾身像是被電到一般,動作明顯的停了一會兒,卻又裝成若無其事的繼續火熱的纏綿。

 

雙方舌頭像是寄生在樹上的藤蔓,眷戀般的糾纏,無法言語的煽情流露之間,無可厚非的是兩人之間此時出現可疑的曖昧。

 

不、不可以這樣!

 

適時的恢復神智,可是舌頭卻依然不受控制的眷戀著令他上隱的柔軟,他閉上眼睛,用力體驗最後一秒,像牛郎與織女一般強迫的分離。

 

但是……鶴天狗的雙手緊緊的抱著狄狄奇不放,像是欲求不滿般,他深情款款的看著狄狄奇。

 

「你……想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

 

「不……我其實……」狄狄奇尷尬了,他居然也對男生有反應?

 

他不可相信的摸著自己的臉,想告訴自己這是短暫的誤會,但是這感覺卻又讓他想起莎莎跟夏雨瞳,怎麼會這樣!

 

老大,你要負責啦!

 

「沒關係的,狄狄奇。」鶴天狗紅著臉說,「其實我也是哦!」

 

「我也……很喜歡狄狄奇哦!」

 

啊!原來!狄狄奇恍然大悟,原來先前金三就是發現這點所以才……

 

這根本是買他給賣了啊!

 

「跟我在一起好嗎?」鶴天狗大膽地道,這爆炸性的發言讓狄狄奇腦袋一陣暈眩。

 

「只要是狄狄奇,什麼都可以哦……」鶴天狗嬌羞的說,就怕在說下去就要寬衣解帶,狄狄奇連忙說:「這……請先等等,你、你可能誤會了……」

 

聽到這,鶴天狗臉色一凜:「誤會什麼?」

 

「就……」完了,進退兩難,放不出也收不回,天啊!狄狄奇只好說:「就是呀,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也要答應我,約束你糜下的妖怪眾,不要在我老大金三的地盤內作亂。」

 

「然後,可以請你加入變成我們的私家眾嗎?」

 

鶴天狗露出可愛地笑:「可以!狄狄奇說的,都可以哦!」

 

其實,狄狄奇也並非不喜歡這樣,但是礙於倫理跟現實上的觀感讓他有些彆扭,所以我們通稱為「傲嬌」。

 

另外也是因為莎莎根夏雨瞳,這兩人他都曾經愛上過;莎莎的死讓他帶來極大的悲傷與痛楚,隨著時間,傷好了,但卻留著疤。

 

直道來鎖國日本遇見夏雨瞳,他也開始喜歡這個人類小女孩,整天忙著自己的事情,樂天可愛的模樣進收眼底,讓狄狄奇無意間就將視線跟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但是,現在他才知道,自己也可以喜歡鶴天狗,既然兩情相悅,何樂而不為?

 

愛是不分性別的,不管對人,或對妖怪而言,都一樣。

 

「那……」狄狄奇靦腆的看著鶴天狗,也悄悄的牽著他的手,「可不可以再一次……」

 

「狄狄奇說的,都可以——」鶴天狗不厭其煩地說,然後不管外頭黑煙裊裊,再次將唇貼上另一片沃土……

 

 

 

♦以上創作不代表本人及振鑫立場,單純故事,感謝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