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我以為是我看見幻覺了,不,我也希望我真的出現幻覺,否則誰能接受自己眼前站著一個沒有頭、身手上又沒有半點骨肉的「人」站立在眼前?

 

 我的身體再度僵住,只見校護從我身後走過,當他超越我的時候還面無表情的看了我一眼,我以為他就要這樣直直走過馬路,誰知道他走到鞋子前將鞋子踢到無頭人的身上,他還裝作一副是不小心踢到的樣子。

 

 當鞋子穿過了無頭人,無頭人的身影也開始淡化,最後消失,我才再度恢復行動,卻被校護轉身投以「你這膽小鬼,連這都怕」的戲謔表情,然後他就轉身離去。

 

 原來……他看的見啊!

 

 當我反應過來之後他早已走遠,我依然站在原地。

 

 「明天一定要去保健室問他問清楚。」

 

 於是,隔天的日子是這樣的……

 

 隔天,第一節下課。

 

 我緩緩走下樓去保健室,我偷偷摸摸的將頭探出去,裡面空蕩蕩的只剩下電腦持續運轉的聲音,還有幾張無人病床。

 

 嘖,居然不在……於是,我打道回府

 

 這時,保健室從窗戶那吹起一股風,將病床上的棉被給吹掀一個角落,可清楚看見在裡頭呼呼大睡的校護。

 

 第二節課,下課。

 

 我再次潛伏到了保健室,一樣都躲在門外窺視,路過的學生都投以怪異的眼光,但我一點都不在意,因為我現在一直盯著裡頭的校護,看了五分多鐘,下課過了一半我還在看,我這才發現,原來……

 

 校護其實很帥耶……這是出自於同性間單純的讚美。

 

 然後這節下課就在這個讚美下結束。(我真是個白癡啊!)

 

 第三節,還一樣引人注目的下課。

 

 他在這節課居然就已經開始再吃便當了,也許他不會介意邊吃邊聊吧。

 

 當我要踏進保健室時,身後傳來急促的高喊:「借過、借過!」

 

 我一轉頭,迎面而來的就是兩個人架著一個已經昏迷的人,疾步的走進保健室,校護見狀,立刻從埋首的便當前抽離,一本正經的上前去檢查、急救,急救前還將簾幕給拉了起來,不讓人窺知一二。

 

 嘖,又失敗。

 

 第四節下課是吃飯時間,我去福利社買完午餐,順便經過保健室後面,深深覺得這是個好機會,於是我查看了四周,確定安全無誤才膽敢靠進保健室的那扇窗戶,我望進去看到的是低頭看著電腦的校護,他打字速度飛快,可是跟本不知道他在打什麼,之後他拿起手邊的咖啡輕輕啜飲,之後又繼續飛快的敲打鍵盤。

 

 這次他手指才動一下,就立刻停了下來,我隨著他抬起的頭往保健室門口看去,一個男生背著另一個男生走進保健室,看得出來被背的那個人表情有點痛苦,身上還穿著運動服,估計是因為上體育課受傷的吧。

 

 等等……

 

 「啊哈!」我彈了個響指,然後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我怎麼這麼呆啊!下午也有一節體育課,我也只要假裝受傷,然後進去保健室就可以了啊!」

 

 我為自己的茅塞頓開感到一陣鼓舞,然後又蹦又跳的回教室。

 

 我一打開教室的門,就聽到音量不大的交談聲——這就表示絕對不是在說什麼好話,尤其,還是看著我說。

 

 「欸,聽說查裡那傢伙今天一整天都往保健室跑耶!」

 

 「矮額,真的嗎?又沒受傷幹嘛往保健室跑?真令人匪夷所思。」

 

 「搞不好……他,嗯,喜歡上那校護。」

 

 「不會吧!校護是男的耶!」

 

 「可是校護很帥啊,而且聽說他們昨天就已經有接觸了。」

 

 「噢,真的嗎?」

 

 「我剛剛去買午餐,回來的時候還看到他從保健室後面的窗戶在偷看咧!」

 

 「嘖嘖嘖……」

 

 眾人朝我這看來的的眼神盡是嫌惡,彷彿我很骯髒,我卻無力反駁,就算我把真正的原因講出來也沒有人信,誰會相信我遇到鬼,然後又是校護救了我,這樣說反而會被加油添醋一番吧!

 

 霸王更是一臉繞富興味的看著我,「原來啊……」

 

 「唷呼,大家!你是男生得話就不要接近查某哦,否則會不小心就被他愛上了哦!矮額!以後你別靠近我!」阿Q更是一臉不知道是厭惡還是害怕的在調侃我,但我實在很想說,就算我真的喜歡男生我也不會喜歡又矮又黑又流那種鳥頭的你,誰會喜歡活像一塊木炭的人啊?

 

 而且,是你不要靠近我吧!

 

 只是我注意到那霸王那群人裡,有個人的眼神變得不太一樣,那眼神就像是看見什麼難得一見美景,所流露出得讚嘆,眼神盡是迷濛、換散。

 

 阿Q正要回頭叫那人出聲一下,一起噹我時才發現那人眼神不太一樣,阿Q的眼神充滿疑惑,有點汗顏的問道:「蹦蹦,妳、妳有問題嗎?那是什麼眼神……怪可怕的耶……」

 

 「沒有啊……」她眼神始終看著我,讓我不寒而慄,這哪叫沒有啊!?看著我的眼神不只怪異,就連口水也都快要滴出來了耶!

 

 我只好無視那股怪異的視線,開始吃起自己的午餐,我把餐盒一打開裡頭豐富的菜色讓我飢腸轆轆,主菜是炸雞腿,配菜則是炒高麗菜、梅干扣肉、毛豆炒豆干丁,還有一條香腸。

 

 咕嚕嚕……

 

 肚子發出哀鳴,我夾起香腸輕輕的放在嘴裡,似乎還有些燙口,所以我先用嘴唇輕輕含住,這時蹦蹦的眼神更加詭異,我還看見她吞了吞口水,莫非她也想吃?

 

 差不多不燙之後,我輕輕的用牙齒去咬,誰知道那香腸是那麼的鮮嫩多汁,一咬下去裡面的肉汁跟油立刻爆出,「啊!」

 

 現在我滿手滿嘴都是油跟肉汁,我下意識的就用舌頭去舔拭,哪知道這樣一作蹦蹦就整個失去控制,「哇呀——太、太萌了啊!跟本是弱氣受!」

 

 「嗄?」霸王那群人不明所以的發出疑惑聲響,並轉頭看著那眼神中盡是讓人毛骨悚然的蹦蹦。

 

 我被那尖叫給嚇到,差點整根香腸吞進去……弱雞瘦?嗯,我看著自己的雙手,一隻手摸著自己的肚子,好像真的有點太瘦吧?

 

 為了不讓自己這麼瘦,所以我開始不顧一切的吃了起來,當我的餐盒已經見底,也已經下課,霸王那群早已不見蹤影,肯定是去抽菸了。

 

 我正要起身去回收時,蹦蹦突然靠近我,我嚇了一跳,以為她要欺負我,我立刻後退一大步,她看到這幕,有點賭氣得插腰股起腮幫子,「厚!你那是什麼態度啊,我只是要來跟你說說話而已,這樣很沒禮貌耶!」

 

 我站在原地,防備地看著她,見我這樣她又說,「別怕啦,我真的不會欺負你啦!我平常有欺負過你嗎?」

 

 我搖頭。

 

 「對啊!那你是在怕什麼?過來啦!」她展開笑顏朝我招手,彷彿真的不是要欺負我,但是我心裡還是因為霸王那群人而有些疙瘩,在我躊躇之際她已經踏出一步朝我這過來,然後張開雙手,就這樣抱住我。

 

 這個抱不是什麼愛情或離別的的擁抱,也不太像是朋友之間的那種,反而有點像小女孩看見自己床上有隻可愛的大泰迪熊一樣,會不自覺的股圓臉頰,去好好疼愛的抱著。

 

 「啊啊啊,好可愛的弱氣受啊——」她抱著我完全不顧其他人在場,直接在我肩膀上磨蹭,「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個這麼可愛的弱氣受。」

 

 「配上校護的話……應該是斯文眼鏡攻,哦,天啊!這跟本美好啊!還有還有……」她根本不打算停下那些我壓根聽不懂的外星語言,吱哩呱啦自顧自的講了一大堆。

 

 「好好好、停停停,妳到底是在說什麼?什麼弱氣受、斯文眼鏡攻那是什麼?還有,這樣抱著我真的好嗎?等等被霸王看到一定會……」

 

 「不會不會,有我在,我絕對力挺弱氣受!(?)」她放開我,然後拍了拍胸脯保證。

 

 「到底什麼是弱氣受啦?」

 

 「就是你呀!妳看起來一點好欺負、沒什麼抵抗能力,整個感覺很弱氣,很適合被校護那種斯文眼鏡攻給好好的在床上調教一下……嘿嘿。」她開始露出淫笑,應該是在想一些不太美好的是情吧,看那口水都要滴下來了。

 

 我全身顫抖了一下,從腳底涼到背脊,「等等,你們是為什麼把我跟校護湊成一對啊?我跟他又沒關係,昨天也才第一次進保健室耶!」

 

 「那你今天不是一直去保健室找他嗎?」她睜圓雙眼,巴眨巴眨著。

 

 「對、對啊……」

 

 「那不就是了?不然有其他原因?其實我也覺得他很帥耶!承認了之後沒人跟你搶啊,多好,我也可以好好的欣賞一下咩。」

 

 「呃、這……」我頓時語塞,因為我不能把鬼的事情說出去啊,可是不解釋清楚又會被誤會,怎麼辦……

 

 正當我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時,門口傳來了一聲叫喚:「蹦蹦妳來一下。」

 

 「噢噢,我先出去哦!弱氣受放手去追吧!快去滾棉被吧!」她邊走向門口邊對我這樣說,我欲哭無淚,事情不是這樣的啊……

 

 下午,第一節就是體育課,大家在午休都下課直接在教室換上體育服,平常十大家都換得很自然,根本不怕被看光,而且,就算看光又怎樣?反正現在很多人也都已經作過不該作的事了,A片也看的很多,當然也沒什麼了。

 

 只是,我得強調,我還是單身守節操的男孩一枚。

 

 但是今天我換的特別彆扭,大家也是(是指男生),我是因為蹦蹦她一直用一種餓狼要吞羊的表情再看著我,不時舔著嘴角,讓我渾身不自在;而其他男生則都是因為,怕我會意淫他們所以通通換得很彆扭,有的還揪著一起直接去廁所換也不要在我面前換。

 

 事情居然變成這樣了啦……

 

 我一臉無奈的換上衣服,獨自一人走去操場,途中經過保健室我還是下意識的往裡頭瞄一眼,看見他人還在裡頭我放心的去操場,一切都準備就緒——

 

 這節課是上排球,大家都站在大太陽下不停揮灑汗水,將球打過來打過去,全身散發著高溫,汗水濡濕了整件運動服,頭髮也都通通黏成一塊,很不舒服。

 

 體育課通常我都不會上,都是點完名後各自作各自的事,只要不離開操場不作違規的事情都可以,所以不少女生都選擇坐在陰涼處等下課,我也是,我一直以來都不是很喜歡運動,我超討厭流汗,所以我根本都沒有在運動,所以今天我拿起排球老師還一臉「咦?你居然拿球了,是要下雨了嗎」的表情看著我。

 

 我獨自練習一下子排球,然後就假裝自己因為太熱而頭暈,想去保健室,雖然我很低調的說,但是許多人見我離開操場又在開始指指點點地在說三道四,我也不已為意。

 

 當我走到門口時敲了敲門,輕聲說:「不好意思。」

 

 校護輕輕的將頭抬起一下子,就只是一下子,便說:「請進。」

 

 「你哪裡受傷?」這是他在看到學生穿著運動服進來保健室第一句會說的話。

 

 「我沒受傷,也沒不舒服。」我據實以告。

 

 他也是淡定的看著我,柔和的眼神掛上一抹優雅的笑,「那你是來問我什麼的嗎?」

 

 「嗯,你……」我話還沒出口,他一隻手就伸了出來,「等等,你要咖啡還是茶?」

 

 「呃……都可以。」現在是在咖啡廳嗎?

 

 他挑了挑眉,但帥氣的臉龐怎樣都好看,他說:「好吧,那你等等,我去福利社買。」

 

 這、這樣真的好嗎?

 

 他從容不迫的走去福利社,只剩我一個人呆愣的在保健室裡頭,欸欸欸,是說要是等等有「生意」上門怎麼辦啊,而且,空蕩蕩的空間裡充滿藥水味跟冷氣的冷清氣味,真不是普通的怪異啊!

 

 ……

 

 真的是安靜得很奇怪,彷彿這裡與世隔絕了一樣,完全聽不到外面的任何聲音,這種安靜真是會讓人發慌,不,發瘋也有可能。

 

 於是我耐不住性子的在這不大的地方開始來回走動,我一一看著櫃子理的醫療用品,從急救箱、棉布、棉花棒、生理食鹽水、紅藥水、小護士,甚至一堆聽都沒聽過上面全都是英文的藥罐都有,琳瑯滿目。

 

 我還走上去人體模型那裡研究了一下人體的器官位置,「啊!原來……我一直把肝跟膽的位置搞混!」

 

 我還去量了自己的身高跟體重,有點太輕外沒什麼問題……

 

 玩累了我也就隨便的躺上床,我揉揉眼睛,有點疲倦地說道:「福利社是在美國嗎?怎麼買這麼久啦……」

 

 當我才將眼睛閉上,上面的簾幕竟然自己「唰」的全數圍起,我嚇得趕緊睜開眼睛,我看見無風自動的簾幕高高揚起,我看見簾幕外有個身影,「校護?」

 

 對方依舊不為所動,但是簾幕的抖動變得更劇烈了!

 

 我用雙手向身後的牆壁慢慢移動過去,猛地,一到勁風將簾幕整個掀起,那身影真面目出現,是剛剛那具被我仔細研究過的人體模型,但是它是怎樣自己來到床得前面?

 

 它並沒有輪子,剛剛也沒聽到搬動的聲音,所以不可能是校護,而且感覺它變得還有些怪怪的……仔細一看,我感到駭然,它原本該是塑膠的展示內臟,竟然全部變成跟真的一樣,並且還滑溜在地上,它的七孔跟肚子上流出的血都是黑黑臭臭的,它的嘴也開始動了起來,還冒出汩汩鮮血,但只是發出一些吱吱嗚嗚的聲音。

 

 「啊——」我發出尖叫,這時保健室的門被打開,校護從容不迫地走了進來,也沒被那人體模型給嚇到,反是一派從容的將它移走,也將那簾幕拉開把咖啡遞給我,「咖啡來了,起來吧。」

 

 我還是一臉驚嚇中的樣子,讓校護忍俊不住的大笑,「哈哈哈——你的表情好好笑哦!」

 

 我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我腦羞成怒的說:「欸!剛剛那根本不尋常啊!被嚇到是當然,你為什麼還可以這麼冷靜?」

 

 「因為這不是第一次啊,噗哈哈哈哈!」

 

 「而且,你是不是可以看的到那種東西?」

 

 之後他收起笑容,換上沉穩的表情,推了推那我未曾發現過的眼鏡,「怎麼會想這麼問呢?」

 

 「因為你昨天不是把那隻……呃……無頭鬼給趕走嗎?」

 

 「呵,」校護喝了一口咖啡,「我是看的到啊,怎?而且,我不是把他趕走,是叫他滾,因為他擋住我了。」

 

 他看著我,露出一抹笑,「是說,你昨天的反應時在是很可愛吶。」

 

 我頓時被感無言,先生,你想說我表情很好笑就請直接說出來好嗎?不用委婉成這樣,這樣根本是讓我下不了台階啊!

 

 「嗯、咳!」我作勢清了清喉嚨,「你能否先跟我解釋一下剛剛那具人體模型是哪門子妖術嗎?」

 

 「呃、其實這很難跟你說明,有些存在是無法說明的,就跟你遇到的校園傳說是一樣的。你應該也看過這次的校刊吧?」

 

 「有。」

 

 「嗯,」他聲音沉澱了一下,繼續說:「那你應該有看到那篇校園傳說的小說吧,那篇我有稍稍看過,但我一開始並沒有太去在意,是到昨天親眼看到那無頭人我才慎重的去看待那篇文,看那樣子應該還是會有後續。」

 

 「其實,那兩篇傳說都被我遇到了。」我有些難以開口,要不是因為他昨天幫過我,也確定看的到鬼,否則我應該也不會跟他說吧。

 

 「嗯?這是怎麼回事?」他難得的對我露出認真的表情。

 

 我將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他則是一臉沉重的像是在思考些什麼,只是感覺那不是件好事情,沉吟了半晌,他終於開口:「也許,有人專門再把學校的事情寫成故事的吧。否則不會那麼剛好。」

 

 我想了想,這可能性也很高,但我提出我的疑惑:「但是,為什麼都是剛好被我遇到?」

 

 「你比較衰。」他想也不想的回答。

 

 「……一定要這樣嗎?」

 

 「不然想怎樣?」

 

 「啊,那個……」我轉過頭偷偷看向那具恐怖的人體模型,「咦?怎麼……」

 

 它已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但是那些塑膠的內臟還是讓人感到非常不舒服,臉上有一半的臉是為了讓人了解肌肉紋理,所以沒有皮膚,看起來恐怖、駭人!

 

 而且我一直有種他還在看著我的感覺……

 

校護像是知道我心裡在意著什麼,他笑道:「放心啦,它現在已經恢復成平常的樣子了。」

 

 「你怎麼知道?」

 

 「它好像都是在我出去的時候才會變長剛才那樣吧,我也不知道啊,我在的時候都沒事,但是聽一些人都說他們每次來保健室沒看到我的時候,那具模型就會自己動起來,變成你剛剛看到的那樣,不少人都下到高燒或是轉學。」他將不知何時已經喝光的咖啡給丟進垃圾桶,淡淡的說。

 

 我看著那具在角落的模型,不自覺的感到一陣毛骨悚然,如果,當晚上校護下班時,那,這具模型不就會在保健室裡活躍?

 

 可是,到現在那具模型為何會在校護離開時,變得恐怖又駭人,這可能還是一個謎……

創作者介紹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陳禹豪
  • 就點了...
    就看了...
    就無意間看完了...
    就下意識推了...
    就期待下一篇了...
  • 哈哈哈謝謝你噢:)))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4/30 18:43 回覆

  • 夜月
  • 看到這........
    我有點懷疑
    是否是BL?? (( 你中毒太深了= =
    人體模型會動 還滿恐怖的 ((汗...
  • 不排除可能(說清楚阿
    哈哈哈其實跟設定的不一樣...oTZ
    總之
    還是可以吧XDD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4/30 18:4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