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這裡,天是黑的,如墨似的黑。

 

雖然說黑,但是卻依然可以看清楚周圍的一切景象。

 

一條蜿蜒的河,潺潺流動的河面睛過千年萬年的流動,依然川流不息,在河的彼端有著一排的人龍,正要渡過名為「奈河」的橋,橋上的老隅正發著一碗碗、色清如水的湯——孟婆湯。

 

這碗跟水一樣清澈的湯正是傳說中的「孟婆湯」,這碗湯的味道與顏色每碗都不一樣,在一生作盡好事與壞事之人手中,這湯的顏色與味道就會出現差異。

 

好人手中的湯會一一浮現出他生前的事蹟,一幕幕的宛若跑馬燈,好是作的越多,顏色越是清清淡淡,味道也隨之變得甘甜,讓你在喪失一切回憶之前,嚐嚐自己因為作過得好事而獲得的甜頭,也讓自己的回憶在最後的最後有著用處。

 

反之。

 

壞人手中的湯會因為他生前所作的壞事而迅速黑化,像是在水裡倒入一整瓶的墨水,濃得化不開,而那些壞事不只讓湯變得黑黑稠稠,也會讓你嚐盡你生前所該承受的惡苦,那種苦會撕心裂肺,還會像是被強酸強鹼給侵蝕過一般,喉嚨像是被火灼燒的痛苦。

 

他呢?

 

原本是否也是該喝下那碗湯,承受萬惡之苦?

 

那他又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呢?出現在這一片殷紅之間呢?他什麼也記不起來。

 

身邊有著一葉葉的扁舟,延著三途川往奈何橋的方向駛進,三途川的流速時快時慢,全因扁舟上的人所決定。

 

錯身而過的扁舟,望著、望著……他,好像在等待著誰……

 

他將視線拉回眼前這片紅,這片,通往另一個世界的路途上唯一的顏色。

 

一朵朵隨風搖曳的火紅花朵,少了綠葉的襯托,顯得單調,他記得這種花叫作「彼岸花」。

 

死神的鐮刀,須用血來灌溉——戀人們的血。

 

這血色讓人發寒,這血色讓人顫慄,卻又妖豔得令人讚嘆……

 

他輕輕捻下一朵,仔細的欣賞著這朵妖豔之花,一陣風吹起,許許多多纖細的花經不起一吹,隨風飛舞,那畫面有著各種綺麗。

 

風沒來由的停下,空中的花朵也隨之落下。

 

「彼岸花開,花不見葉,有葉無花,生生彼岸相錯。很美吧。」忽地,一道好聽的聲音自後方出現。

 

「你是誰?」他轉過身,「什麼時後出現在我身後的……」

 

當他見到身後這男子時,他腦袋一陣暈眩,像是有某種畫面硬是從他的腦海深處被硬拉出來,他看到與眼前男子很相像的人,淺淺一笑,與眼前這個男子重疊,但稍縱即逝,但是這樣的短短瞬間卻讓他頭痛欲裂。

 

看見他的表情痛苦之後還搖搖欲墜,男子立刻上前攙扶,憂心道:「緞雨,你沒事吧?」

 

在男子懷中,還有點恍惚的他,對「緞雨」這名字感到一股久違的熟悉,既陌生又熟悉。

 

「段……雨……」這名字又開始勾起一些片段畫面,又讓他頭快要炸開似的,他強忍住不適,就是又問出這名字的相關,「那是……」

 

「你的名字。」男子冷默的口氣,卻搭著心疼的表情,他看著緞雨,有著許多說也說不出的無奈與愧疚。

 

他俊美冷淡的表情有著對緞雨的憐惜與愛護,就像——一對戀人。

 

「是嗎……原來我叫緞雨啊……你呢,叫什麼名字?」越來越不舒服了,但他還是硬撐著,「我不認識你,卻也對你沒有敵意,反而有一種……我們本該認識很久的感覺,你的名字……」

 

「我叫作……」男子說出他的名字,但是還沒聽到,他的眼前就像是被水沾染到的水墨畫一樣,模糊不堪,那些模糊的畫面在半晌時間內又組成另一幕畫面……

 

一個嬌小的身影,邊跑邊跳的往一個幾乎是同年齡的小男孩身邊去,「月見哥哥!我們今天要去哪裡玩呢?」小男孩飛跳而起,直直撲向名為月見的男孩。

 

月見就宛如大哥哥一樣,笑吟吟的對著小男孩說:「緞雨你還真以為我比你大啊,都說幾次了,我們一樣大的啊!」

 

緞雨活像隻吸血蟲,緊緊黏著月見,他嘟起小嘴說:「我就是想叫你哥哥啊,一來是因為你也真的很像個哥哥,非常的照顧我。二來這樣的話我也可以……」說到後面就越說越小聲,可以說是完全聽不到,但是那不知在紅個什麼勁的臉頰,完全的被看在月見眼裡,月見只是淺淺一笑。

 

呵,真是可愛。

 

「那……我們今天就玩……散步。」

 

「呃……散步?」緞雨一臉思索,側著頭忖道:「散步要怎麼玩?」

 

這一說,月見就不爭氣的笑了。

 

「走路就好。我們就隨便走走吧,看能走多遠就走多遠。」月見牽起緞雨的手,隨性的往某個地方走去。

 

一路上他們嘻嘻笑笑,經過了許多美麗的風景,花海盛開、山明水秀,他們看到什麼玩什麼,像現在看到河岸邊有著兩雙鞋子,而鞋子的主人紛紛在水裡玩的不亦樂乎,戲水聲不斷。

 

「看我的!」緞雨向月見大力的潑水。

 

「嘿!」月見機敏的躲開,雖然還是被幾滴零星的水花給沾染,但他毫不在乎,直接反擊。

 

然而,正當緞雨想要躲避時,卻採到河床底下的石頭,一個踉嗆直直栽進水裡,突如其來的狀況讓緞雨非常害怕,他抓不到任何東西,想要求救,一張口冰涼的河水立刻灌滿整個口腔,讓他十分難受。

 

「月見哥哥……」在他即將畢上眼,昏迷前,他喊著。然而月見也剛好的將緞雨從水裡抱起。

 

上了岸,緞雨吐出了不少河水,他全身濕透,又外加剛剛發生的事情,讓他不自覺的顫抖著,他在害怕,他縮瑟的抱著自己的膝蓋,不停的發顫。

 

剛剛……差點就要命喪河中了!

 

突然,緞雨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感覺,竟然是月見,此時地緞雨正被月見環抱著,「還會冷嗎?對不起……讓你受驚了。」月見輕聲道,語氣裡滿滿自責。

 

緞雨輕輕鉤著還抱著自己的手,搖搖頭,「不……不會冷,不用道歉……真的……」在這樣的溫暖擁抱裡,緞雨睡著了。

 

他感覺得到,月見還在輕輕的撥弄著他濕漉漉的髮梢,他希望這一刻能永遠定格……

 

再來,畫面再度模糊,也再度重組……

 

兩人十六歲時。

 

那天,剛好緞雨的父母去隔壁城鎮,這一去便是三四天,因此緞雨跑去投靠月見,月見是自力更生,因此家裡就只有他一人,聽到緞雨要過來借居幾天,他當然答應了這幾天的同居。

 

這幾天是這幾年來月見家裡最熱鬧、人最多的時候。

 

兩個人。

 

他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就是一個人住,自己打理一切,前也是自己到處去幫忙,所賺得微薄薪資,但已經夠用了。

 

他習慣一個人,吃飯、睡覺、散步……這些,過往他幾乎都是獨自一人,就連作菜也只會作一人份,但是現在他得作四天的兩人菜,而且還得一床兩睡,雖說有點不習慣,但他還是很開心。

 

今晚,是第四天,最後一天。

 

之前雖然每天都暱在一起,但是像這樣住在一起還是頭一遭,到了最後一夜兩人竟然都有些小落寞,兩人在床上,各自面向左有兩側,氣氛有種莫名的尷尬。

 

「其實……我很喜歡這樣。」月見先打破沉默道。

 

「嗯?」緞羽發出小聲的回應。

 

「我很喜歡兩個人……你知道嗎?一個人住久了,還真的會變得孤僻,但是有你就不一樣,謝謝你這幾天的陪伴。」

 

「嗯,我也是,謝謝你這幾天的照顧。」緞雨發現他們的對話……變的好陌生,這可不是好的現像啊!

 

他的心裡起了波滔。

 

「我……」其實這幾天下來,緞雨發現他對月見的感情正在逐漸加深,他已經快要隱忍不住了,正當他欲言又止時,月見搶先一步的說。

 

「我很歡迎你,你隨時都可以來我這裡,住幾天都可以,就算……你要一直住下去也可以!」講到這麼激動,兩人反應卻不同,月見因為害羞跟緊張所以雙眼緊閉,而緞雨則是因為開心跟震驚得睜大雙眼。

 

 「那,以後還要請你多多照顧我囉!我以後會不時來打擾的!」緞雨厚臉皮的說道,但他心情好開心好開心……

 

還有好多好多的回憶,通通在一時間塞進他的腦海。

 

之後出現的一些畫面,漸漸的鉤起了緞雨所遺忘得過去,包括那時,因為無法被接受兩人在一起的事實,家裡的人也跟著其他不相干的人,一起指指點點,彷彿世界上的輿論都讓他們沒有容身之處。

 

於是,他們說好,要一起去找個可以脫離這種輿論的世界,好讓他們可以永遠幸福下去,他們,投海自殺了!

 

「啊啊啊啊啊——」緞雨痛苦的大叫,倏的睜大雙眼,大口喘著氣,印入眼簾的是一手拿著彼岸花,露出擔心神情的月見。

 

「月見……」想起了全部,緞雨立刻激動立刻起身的抱住月見,他忍不住得痛哭,「嗚……我好想你……」

 

「呵,我也是。」月見輕輕放掉手中,讓緞雨恢復記憶的彼岸花,溫柔道:「你知道嗎,我在這,為了等你我看過了好幾輪的彼岸花葉的交替,但這些都值得。我也是第一次覺得,等待是一件非常痛苦,非常煎熬的事情。

 

「所以,這次我不打算等你再次輪迴,回到這裡,畢竟我也等不下去了。我打算跟著你一起,永永遠遠。」

 

「嗯。」

 

之後兩人,搭上了扁舟,三途川的流速不急不徐的駛向奈何橋,兩旁的紅花隨風搖曳,吹起一朵朵嫣紅,像是在迎送他們的離去,以及他們的再次相遇。

 

某間屋子。

 

「生了!生了!」年邁的聲音傳出了喜悅的訊息,「是男孩啊!且是雙龍啊!」

 

「娘子,真是辛苦你了!」

 

「相公……他們可愛嗎?」

 

「可愛!當然可愛!你看他們,一出生就牽著彼此的手呢!以後一定會非常相親相愛!」

 

那對嬰孩掛著淺淺的笑容,小小的手相互握著,他們永遠不要分開。

創作者介紹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雅純
  • 我期待你往後ㄉ作品喔!!^ ^
    很想快點看到ㄋ
    ㄏㄏ
    不過都是短篇...
    我想看長篇...
    有機會ㄉ話 就作作長篇ㄉ吧!!
    呵呵!!加油~
    以後我會常常來逛ㄉ
  • 謝謝你>/<
    最近有點小偷懶呢...

    我擅長短篇啦...長篇努力中...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1/28 13: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