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在春雨裡相遇

 

淅瀝——淅瀝——

 

春雨猖狂又任性的下著,不曾停歇,路上行人來來往往,不少人都有撐著雨傘,雖然在下雨前跟本不知道他們把傘藏在哪裡,但總比那些正在用衣服擋雨的還要好多了。

 

雨天的路上濺起大大小小的水花,公車的輪胎輕輕擰過,一個足以蓋過成人膝蓋的水花就不留情的往,一個沒有帶傘、也沒用衣服遮雨的青年身上,這讓他因為原本被自己濺起的水花所浸濕的褲子,看起來更沒有一處是乾的。

 

「吼!會不會開車啊!」青年當下回首,對著已經駛去的公車喊著,之後為了躲雨他沒有多作停滯,在前方,有個咖啡廳,他暫時躲在咖啡廳室外作的陽傘下躲雨。

 

他拍乾身上的雨水,撥散自己因為雨水而糾結的頭髮,他搓了搓微微發冷的身子,在一旁瑟瑟抖著,靜待雨停。

 

叮鈴。

 

咖啡廳掛在門上的風鈴響起,表示有人開了門。

 

「需要進來避一避嗎?你看起來很冷。」有位長相稚氣卻又不失帥氣的男子探出頭來問到,臉上盡是溫暖的微笑。

 

不等青年回應,他先是遞過乾淨的毛巾,然後牽著青年的手直接帶他進入店裡,裡頭當然沒有外頭的冷清,雖然這是煎普通不過的咖啡廳,沒有奢華的擺設,但暗黃色的色調讓人有種安心的感覺,在家上有著室內暖氣,更是讓人感到舒適,現下青年覺得這裡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地方。

 

「坐吧。」男子用著無論男女都可以將其迷倒的笑容,說著,然後他遞上一杯溫熱的鮮奶茶。「請用。」

 

外頭的冷空氣讓他的思緒通通塞車,他想都沒想的接過那杯奶茶,他先是用手捧著那杯子,感覺那溫暖,然後像是捨不得一般的將杯緣貼上自己的唇,一飲而盡。

 

「啊!」當他回過神,杯裡已經不見半滴奶茶,他不好意思的說:「那個……我剛剛喝的那杯奶茶……我身上沒有錢可以付給你,我明天就會來還給你的!」

 

聞言,男子微微一笑:「是老闆請客的哦。」

 

「老、老闆請的啊……那、那老闆在哪,我要去謝謝他。」青年四處張望。

 

男子看著他的反應,不爭氣的笑了,「在你前面——老闆就是我。」

 

咦?眼前這位年紀才二十幾歲左右的年輕男子,竟然……竟然是這間咖啡廳的老闆!?

 

「呵,看你的表情感覺很不敢相信吧,別那麼驚訝,這間店我只是接手而已,我老爸說他該休息了,所以才將店交給我打理。」他喝了了一口手中的現磨拿鐵,沉穩地說著。

 

「這樣啊……」

 

兩人沉吟了半晌,老闆先開口:「續杯?」

 

「不了,謝謝……」青年一臉不解的抬頭,他說:「我可以問你,你為什麼要帶我進來,讓我避雨,還對我這麼好,對你而言我只是個陌生人啊。」他看著手中的杯子,他想不出個答案。

 

老闆低吟了一會,「因為……」

 

窗外,雨慢慢的趨緩,陽光也偷偷的露臉,最後一滴雨打在外頭花圃中的某株花葉上。

 

「你很特別。」

 

1-2很特別的夏天

 

從那天之後的一個月。

 

天氣由不穩定的春天來到了炎熱的夏天。

 

叮鈴!

 

掛著「休息中」掛牌的玻璃門就這樣被推開了,一道冷氣吹開了青年的劉海,青年停留了片刻之後立刻隻身進入這間咖啡廳。

 

看著這間,此時無比冷清的店裡,硬要說這一個月有什麼變化,嘛……就是上個月還開著暖氣,這個月卻開著冷氣;這裡也因為某人而到了特定時間就會掛上休息牌。唯一不變的是,這裡暖色系的裝潢。

 

「路菲,我好熱,我要巧克力聖代。」青年走到沙發椅上,一個頹坐,全身坦軟在裡頭。

 

原本安靜的咖啡廳內部,突然出現玻璃器皿碰撞的聲音,一個長相清秀、二十幾來歲都還稚氣未脫的樣子的男子出現。

 

手上還端著巧克力聖代。

 

路菲走到青年旁邊,他將聖代推給了青年,原本因為太熱而癱軟無力的青年,彷彿是在荒野中,沒有油的汽車看到加油站一樣,一樣的振奮。

 

青年開始大快朵頤,一陣陣清涼通暢全身、直達腦門,讓他還微微泛起疙瘩,頭隱隱微疼。

 

「瑞恩,慢慢吃嘛,沒人要跟你搶……且,我都為了你在這尖峰時刻、客人最多的時候掛上休息牌了,所以你慢慢吃,讓我享受單獨與你相處的時間,好嗎?」路菲自從那天開始,就對他溫柔異常,今天也不例外,竟然還願意為了他而在尖峰時刻休息,這……太明顯了吧?

 

瑞恩不是笨蛋,他知道這裡頭有著明顯的暗示,事情,回到那天……

 

「什、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很特別?」瑞恩不明白的開口。

 

「嗯,我也不知道,就是很特別……換成別種貼切的說法應該是……呆?笨?」說到這,路菲還一臉「我終於找到正確答案了」的表情。

 

「……」

 

「別這樣。往好的方面想,我也是被你這點吸引住的吧,哪有人下雨天沒雨傘就算了,還不用東西擋雨?這跟本呆啊,會感冒耶!」路菲搓了搓他那還有些微濕的頭髮,「但像你這種傻傻的人,都比較沒有心機,且你一看就很討喜、很……可口……

 

「說明白點——其實,我對你滿有好感的哦!跟我在一起,如何?」

 

霎時間,瑞恩還搞不清楚狀況,怎麼……這是他突然被告白的意思嗎?

 

太唐突了吧!且,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怎麼……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但面對眼前咄咄逼人、一連串的告白,也讓人毫無招架之力啊!

 

「我……」當下,瑞恩紅著臉,支支吾吾了半天都沒說出個像樣的字,半晌,路菲也發覺自己有點衝動,卻又收不回那些話,於是他說:「你可以回去想想看哦,以後我這裡隨時歡迎你,這裡不怕你喝、不怕你吃,所以,請你一定要再來!」

 

這句話的意思,根本就是在叫他一定要來回覆答案嘛!

 

「好……好的。」他簡短的回覆,之後離開了這間店,離去前還不忘說聲謝謝,雖然沒有看著路菲說……

 

誰知道這一個月裡他竟然像是中邪般的,每天還是不斷往這裡來,路菲也會為了他而掛上休息牌,就只是希望他們能獨處。

 

這一個月下來,瑞恩跟路菲之間也熟悉了,但卻始終沒有任何動靜,最近……路菲有些急躁了,動作也開始大膽了。

 

他很迫切的想知道瑞恩的回覆到底是怎樣,但瑞恩卻始終都沒有提過,路菲自然也不敢說,就怕又像剛開始一樣,一樣尷尬。

 

其實瑞恩一點都不討厭路菲,反而也有點喜歡上他了,這也是最近的事,他不停懊悔,早知道就在那時直接拒絕,然後不再到這來就不會這樣了,只是……只是……現在也無法抽身了啊!

 

但他自己也覺得喜歡就要說出來,憋著很難過,但他始終都不肯跟路菲說他也喜歡他,也許……他很自私?

 

他不想這麼自私,但到底要怎樣表達自己的想法呢……

 

啾!

 

一到清晰大聲的吸允生字臉頰發出,硬將他從自己的思想中拉了回來,瑞恩定睛一看,竟然是路菲!

 

他……他……他竟然主動的吻上了自己!?

 

瑞恩還反應不及,遲遲的還讓路菲的唇持續停留在自己臉頰上,老實說,其實他是不想反抗,他,喜歡這樣。

 

但他還是臉紅了。

 

半晌,路菲離開了他的臉頰,「你齁,不知道在想什麼,聖代吃得滿臉都是,真像小孩子。」說到這,路菲還舔了舔嘴唇。

 

「你……」他感覺到臉頰漸漸燥熱。

 

「哎唷,害羞囉!竟然還臉紅了,真可愛……看來你也不是對我沒感覺嘛,畢竟都一個月了,更何況我也長得不錯,是吧!」竟然開始往自己臉上貼金了!?

 

「你、你少臭美了!」瑞恩指著路菲,「你親了我,你說,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這是你這個月來我這所有的消費,我用這個來抵銷而已啊!」路菲說的頭頭是道,「只是這只還了一個禮拜,下禮拜是另一邊的臉頰,下下禮拜就是嘴唇,在下下下禮拜我就要直接……」

 

「你竟然坑我!」

 

「我哪有坑你,我當初只說這不怕你吃、不怕你喝,沒說你可以不給錢啊,可是從第一天開始你就沒給過錢,所以欠債還債,天經地義吧。」

 

「你——」他已經說不出話來了,歪理,他說的都是歪理!

 

「但是,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可以永久免費哦,吃到飽、喝到爽都不用錢。要考慮嗎?」

 

「……」

 

「不說話我就當你接受我囉!」他已經開始心花怒放了。

 

「你、你這是在無理取鬧……」

 

「你答應囉?」

 

「隨便你怎麼想啦!」

 

雖然這麼說,但跟他在一起又有合不可?他紅著臉想著,不自覺上揚著嘴角,表示他真的答應了。

 

1-3暖暖手

 

雖然他們已經開始正式交往了,感情也十分融洽,但是路菲的樣子有點奇怪……他最近老是坐在櫃檯,望著窗外發呆,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

 

原因無他。

 

正是因為自從天氣由秋天轉為冬天的這陣子,他都不曾見到瑞恩來店裡,這讓他像是失了魂一樣,他也打過電話給他,瑞恩只是跟他說:「我怕冷,最近都不想出門,除非有重要的事。」

 

也因為這句話傷的他魂不守舍。

 

除非,有重要的事……難道,對瑞恩來說,他一點都不重要嗎?

 

「唉……」他無奈又傷心的嘆了口氣,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天提早打烊了……

 

翌日。

 

當因為整夜睡不好、所以頂著惺忪睡眼起床開店的路菲,打開店門口的那一刻,門外的景色讓他睡意不再。

 

開門的瞬間,門外雪白一片,白雪靄靄,彷彿是大地穿上了銀亮的絲綢一樣,晶瑩閃耀,但讓他無法看清這雪白一片的世界,又能讓他溫暖的身影站立在店門口。

 

「瑞恩!」路菲又喜又驚,「怎麼會在這麼早的時間就在店門口?你又為什麼不叫醒我?會不會冷?熱奶茶好嗎?」

 

一連串的話都都讓他耳多無法完整的聽清楚,「我沒事啦,我也才剛到你就把門打開了啊。所以我沒有冷到啦。」

 

「那你怎麼會過來?你不是說你怕冷所以不出門?」

 

「因為我有重要的事。」瑞恩緩緩地說,「這件事情,我得請你先必上眼睛。」

 

此時路菲地心彷彿被劇烈的搖晃,不停撞擊胸口,緊張?害怕?或是開心?這些情緒都是讓他心跳加劇地元兇。

 

但他還是乖乖地暗這指示,閉上眼睛。

 

半晌,路菲感覺有個東西纏繞在他的脖子上,且還有個具有溫度的東西正在貼進自己的臉,這讓他臉頰不自覺的出現一抹曇紅,有夠害羞、有夠緊張的耶!

 

突然,他的手被套進一個毛茸茸、有很合適、很溫暖的東西裡,但也只有一隻手。

 

「可以睜開囉!」瑞恩笑嘻嘻道。

 

一睜眼就發現自己跟瑞恩好近好近,嘴唇……都快貼在一起了!低頭一看,他們竟然圍著同一條圍巾,且包著自己首長的東西正是縫在圍巾尾端的毛織手套,一人一邊,剛好兩隻,但……

 

「這樣,另一隻沒帶手套的手要怎麼辦?」路菲舉起那隻沒有帶手套的手問道。

 

「嘻,我覺得你比我還要呆。」瑞恩舉起自己那隻沒有帶手套的手,緊緊握住路菲的手,此時暖意遍布整個手掌,「我只需要你的溫暖。我最重要的事,就是告訴你這句話,有你我就不怕冷。」

 

「講出來都不會害羞一樣……」他臉紅地喃喃,「但,我也是,只要有你,我就會感到溫暖了哦!」

 

接著,他們對望著,門被悄悄關上,透過玻璃上的霧氣,可以清楚看到他們的臉貼的很近、很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