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 Dec 17 Sat 2011 16:37
  • 過客

離開前,我望了這空蕩蕩的家最後一眼,此時在我眼裡,彷彿那些曾經一起度過光陰的家具們都在依依不捨的向我無言的道別。

 

 要知道,其實我也很惆悵。畢竟,這裡我也住八年多了吧……。

 

 對,八年。

 

 為什麼我會如此肯定呢?呵,因為我會住進這裡全然都是因為親愛的跟我交往第一年就希望我們能先安定下來,所以要我買棟房子。

 

 很奇怪,對吧?

 

 才剛交往就說要安定,這不是讓自己的未來給綁死死的嗎?

 

 但,當初我還是答應了她,因為當時我愛她,愛到無可自拔,她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但八年後的現在,我從夢裡醒來,對,是夢,惡夢。

 

 這幾年來我對她無私的付出,我將我有的一切通通給了她,我雖然不是什麼大企業家、或是有名的富二代公子哥,但我以我的一翻成就,坐到了現在高階主管的位置,原本還可以在繼續往上升職的……。

 

 誰知道,就是如此讓人感到悲劇的事情發生了。

 

 某天晚上,公司裡放著一筆為數不小、且裡頭還有一堆跟公司錢才有關的重要文件、本票等東西的金庫遭人洗劫一空,裡所當然的,公司開不下去了,各位員工就抱著一肚子委屈及怨懟,不甘心的離開公司,卻連一筆錢也沒拿到。

 

 我也不例外。

 

 不由分說,一堆人都懷疑是內神通外鬼,其實是老闆自己的陰謀也說不定,但現在這些已然不重要了。

 

 我以為這樣並不困擾我與親愛的,共同甜蜜的生活,因為我的職位在現今已經算是收入不錯的了,因此扣掉日常所需、跟親愛的三不五時想要的禮物、還有一些不明支出,其實都還綽綽有餘。

 

 但,就在當天下午,我準備領錢,帶著親愛的去飽餐一頓,吃些高檔料理,結果我發現我戶頭裡的錢突然少得可以,我心想,一定是親愛的又買了什麼犒賞自己的禮物了吧,當下,我也沒想這麼多,我領出一些錢,想回家接親愛的一同出去吃頓飯。

 

 到了家門口,我發現門竟然是微開的。

 

 我不由得開始猜想,是因為太匆忙所以忘記關,還是因為來不及關就被……?

 

 天啊!我不敢多想,立刻衝進屋裡!

 

 但進去的瞬間,我雙眼不敢相信的看著親愛的……以及方才還在跟她火熱纏綿的混蛋!

 

 他們一開始還沒發現我進來,親愛的還用那也曾讓我飄飄欲仙嬌嗔呻吟來讓那混蛋欲生欲死,我看了,心都碎了,一個踉嗆,不敢相信……親愛的背叛了我!?

 

 踉嗆中,我打破放在玄關的花瓶,才讓那兩人從陶醉的神智中恢復,那混蛋一看到我立即露出驚慌的表情,他想說些什麼,卻什麼也不能說,他隨即找到自己丟在地上凌亂的衣物,隨便穿上,但他那欲求不滿的「生理反應」依然清晰在褲檔裡,真是他媽的賤貨!

 

 親愛的看著我逐漸冷淡的神情,她欲想解是些什麼,我卻搶先她一步的說:「妳什麼都不用說,這八年來,都是這樣子,對嗎?」

 

 「我的錢會逐漸減少,也都是你用這些錢來包養他對吧!我竟然賺錢來養兩個人渣,我真可笑……呵呵……呵呵……。」這次,我也把親愛的算近人渣選項裡了。

 

 我,笑了,也哭了……。

 

 在離開前,我看著陽台上的那幾盆茂盛的花,我微微一笑。

 

 「親愛的,妳要好好在家裡哦,千萬、千萬不要來找我。」我走出家門前,像是道別般的說著。

 

 我走出家門,搭著電梯到一樓,我拖著行李慢步的走了出去,我在一樓的柏油路上,我回頭往樓上那間,我原本的居所看了一眼。

 

 今天,終於要離開這裡了……。

 

 我不再留戀的撇頭離開這裡,我在附近招了一台計程車,說明了我要去火車站之後,我便靜靜的坐在後座。

 

 看著車窗外的景物一一向後飛逝,心裡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彷彿我的靈魂早在親愛的背叛我之後,早被抽乾,現在的我不過是俱空殼……。

 

 也罷,這樣到也輕鬆無虞。

 

 到了車站附近,我付了車資,下了車後我便拉著行李往車站走去,路上行人人來人往,這樣走一趟,不知道會與幾個人擦身而過?

 

 有人真的會去在意自己一天與幾個人擦身而過的嗎?

 

 那些人都是自己生命中可能連第二次面都碰不上的路人,就算遇上第二次也不一定會認得,那,還要去記得嗎?

 

 『除了自己以外,其他人都是短短人生中的過客,你跟我也不例外,我們現在只是暫時的相依相偎——』

 

 沒來由的,腦海中突然出現親愛的說過的那句話,我跟她,現在算是分離了吧……。

 

 就在我不斷的胡思亂想,與許多「過客」擦肩而過的同時,我在人群裡發現那曾經是如此熟悉,現在卻會讓我驚駭的身影——韓宜芳!

 

 沒錯,那正是我一直說的「親愛的」。

 

 我驚恐的望著她,我在斑馬線的這頭,她在斑馬線的那端,綠燈已經亮起,周圍行人也從我左右兩旁走動,唯獨,我跟她站在原地。

 

 「我……我、我不是叫你千不要來找我嘛!」我眼帶恐懼的說著。

 

 我的聲音並不大,但,我突然覺得這世界變得好安靜,一切都像是被消音過了一樣,世界變得一片灰白,只剩下我跟她有著色彩跟聲音。

 

 『我——會一直跟著你!』她的聲音也不大,但卻依然清晰的傳進我的耳裡,一字一句都是如此刺耳,像是一刀一刀的刮著我的心臟,讓我的心狠狠啾了一下。

 

 我突然的感到頭暈目眩,世界一片天旋地轉,然後——一切又恢復正常,吵雜的四周,周圍的人依然一批接著一批的與我擦肩而過,卻沒有她。

 

 宛若這只是一場夢。

 

 我得離開這城市,離開後我一定就會正常了,也就不會再看到她了!

 

 於是我加快腳步的走向火車站,到了櫃檯,我徬徨了一下……我要去哪裡?

 

 我又能去哪?哪裡可以讓我待著?

 

 就在我徬徨之際,櫃檯小姐開口詢問:「搭車嗎?要坐到哪?」

 

 當時的我並無心在聽,但嘴巴卻下意識的脫口而出某個地方,櫃檯小姐也立刻的為我訂位,「總共八百一十五元。謝謝。」

 

 我將錢遞給了她,她默然收下,然後將所要找我的錢跟車票一起放在櫃台上,然後,她笑了。

 

 「嘻嘻,你別再騙了,你果然忘不了我,連買車票都下意識的說出我們第一次一起去玩的地方呢。」

 

 「嗄?」我無言,「小姐,我跟你不認識,今天也是第一次見面,搞不好是最後一次,妳卻說我跟妳一起出去玩……!」我赫然發現,那櫃台小姐不知何時變成了她,我驚恐的轉身逃走,她卻在我轉身的瞬間,用著一種弔詭的語氣說著——

 

 『芸芸眾生,你我皆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生命中的過客——亦、都、是、你、我!你躲不了的!咯咯咯……。』

 

 我顧不了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我只知道她實在是神出鬼沒、死纏爛打、陰魂不散!

 

 我逃命似的進入月台,剛才的奔跑讓我發現我的體力大不如前,才跑這一下子就氣喘如牛,我差不多要服老了嗎?我才三十歲而已耶!

 

 眼看火車也快要到了,我也不敢回去車站那邊的商店去買水跟食物,我只能在月台這的販賣機買瓶水,解解渴了。

 

 口乾舌燥的感覺沒了,我自然冷靜多了,我看著剛才買的車票,手竟是不自覺的顫抖,真的……怎麼會、怎麼會買到這個地方的車票!

 

 我無論如何都不要去那!去哪都好,我就是不去那裡!我等等一定要提早下車!

 

 胡思亂想之際,車子到站了。

 

 我上了自己的對號車廂,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哈,是我最喜歡的靠窗。

 

 待火車發動前,我一直希望自己旁邊不會有人坐,結果真得到了發動後都沒有人坐,這一切根本美好啊!

 

 火車空隆空隆的出發,窗外風景美不勝收,令人心曠神怡。

 

 再如此安定的狀況下,漸漸的,我的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重……就在我快要睡著之際我硬是讓自己清醒,我不能睡,絕對不能睡!我要提防她!

 

 我睜著發酸的眼睛,應是用風景來讓自己清醒,真是該死的無聊啊……。

 

 突然,眼前的風景不見,被一道迅速的黑影給覆蓋,著實讓我嚇了一跳,無疑讓我清醒了不少,但定睛一看,也沒什麼,只是對向列車而已。

 

 兩台列車,交錯。

 

 在我這,我可以看到那台車子的內部,卻不能清楚的看見每個人的長相,又是一群過客……只是用不同方式與我擦肩而過,奇怪,怎麼一直有個白色東西一直在我眼角的視線裡呢?他們每節車廂都有,會是什麼?

 

 我將視線拉了過去,不禁倒抽一口氣——是她!

 

 她在對向的車廂之間,用著跟我們這台車子一樣的速度在飄移,她的眼睛一直在看著我,對向車廂的乘客似乎都看不見她,我驚恐得直冒冷汗。

 

 到了最後一節車廂,又不知道為什麼,整個世界彷彿被人按了慢撥,車速頓時減少,我的恐懼卻再增加。

 

 一切如廝安靜。

 

 對面的她不見了,卻讓我看到更恐怖的一幕——對面那車,竟然也有個「我」,長的跟我一樣,卻在我們對到視線時他嘴了了開來,七孔也流出黑血,身黑色窟窿的眼睛有種譏笑的意味。「我」說:

 

 『你躲不了的——!』他的唇形是這樣,聲音也直接傳進我腦子裡。

 

 就這樣,對向列車開走了。

 

 那一幕卻還在徘徊,希望……只是一場夢,我的冷汗濡濕了我的背,我有點難以呼吸,我的肺葉開始脹疼,閉上眼,我大口的倒抽一口氣,就在我以為我快要窒息時,我眼前一亮,又是在原來的車廂。

 

 沒有對向車、沒有她、沒有「我」……原來是夢啊,真是太好了。

 

 突然,我覺得有一股視線一直盯著我不放,我轉過頭,有一個小男孩一直看著我,也許是看到我被惡夢嚇醒的矬樣了吧……我不由得覺得自己好蠢。

 

 「底迪,你怎麼不回位置上坐著呢?站著很危險哦!」我說。

 

 「我沒位置坐,把拔說我們只坐到下一站,所以站一下就好。」他天真的回答。

 

 「那你把拔呢?」

 

 「他去上廁所。」

 

 「你要不要先坐我旁邊,叔叔……葛格旁邊沒人坐哦。」

 

 說到這,小男孩一臉疑惑,「可是……你旁邊有坐著一個大姐姐啊。」說完他還用手比了比。

 

 好了,你嚇道我了,所以拜託你別用那種「我說的絕無半點謊言」的眼神來看著我好嗎?

 

 「喂……你說……。」正當我要問他說我身邊那位「大姐姐」長怎樣時,他爸爸卻突然出現把他帶走。

 

 「小明,走,我們準備要下車囉。」他爸爸看到我的時候眼神閃過一絲異樣,他拉著小明小聲斥喝道:「不是叫你不要亂跟陌生人說話,講不聽啊你。」

 

 小明只是嘟著嘴,在走之前他的手比向了我——身後。

 

 我赫然轉過去,差點魂飛魄散,透過窗戶我看到,她,真的就坐在我旁邊,且別人都看得到,難怪沒有人要坐我旁邊。

 

 她現在勾著我的手,雖然我只能透過窗戶看到,但是我真的有被勾住的感覺,她輕輕的在我耳邊說:「我們快到站囉!」

 

 那聲音很清晰,真的……就在旁邊啊!

 

 她向我緩緩靠近,我的頭擋住了她的臉,彷彿她是在害羞一樣,她再度緩緩的探出頭來,出現的,是她死前的樣子。

 

 那張被千刀萬剮的臉,尚滴著黑血,左側臉頰下刀很重的那傷口,不斷的開合,造成一直在撕裂的下場,經由裂縫可以清楚看見裡頭發黑的口腔,惡臭也見縫就鑽的從那不斷外洩,她那遭鹽酸腐蝕的眼睛都黏在一起,卻依然留著血。

 

 是的,我知道她怎麼死的,沒有別的原因,因為殺她的是我。

 

 那晚,我歇斯底里的殺了他們,我將他們埋在陽台的盆栽裡面,也因為這樣所以那些花才如此茂盛吧。

 

 但,我並沒有讓那混蛋好過,搞我親愛的,休想活著,也別想死得太好,我殺了他們之後我去廟裡拿了一些鎮妖的東西回來,我用那些東西將那混蛋打得魂飛魄散,連投胎都不成。

 

 但,我卻還是沒對她下手,即使她背叛我,我還是愛著她,所以我才下不了手,但這也成了我往後,還有現在的惡夢!

 

 「啊啊啊啊啊啊——!」我崩潰的大叫,我跳開座位,行李也沒拿就直接衝到車門那,我硬是打開車門,車速過快使的那封有些刮人,我的臉現在一定很醜。

 

 我看著下一站就快到了,看著站名,竟然是票上那該死的地方,我竟然坐過站了,反正一切一定都是殺千刀的韓宜芳搞的鬼!

 

 「與其讓在跟妳去那哩,我寧可讓自己永遠到不了!」語畢,我跳出車子,一瞬間我看到了火車上的人們都用一種驚恐的眼神看我,與我擦肩而過……。

 

 而她,則是冷冷的看著我,我露出勝利的微笑,我跟她不再是生命中的過客了……這樣就結束了。

 

 之後在我在被對向車給撞到失去知覺前,我看到我死前還會害怕的一幕,這列對向車上,全部都是「她」!

 

 『芸芸眾生,你我皆是彼此生命中的過客;生命中的過客——亦、都、是、你、我!你躲不了的!咯咯咯……。』

 

 這句話,就是這意思吧……驚恐中我眼前一黑,什麼知覺都沒有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夜凜諸
  • 唔.... 窮追不捨嗎?QQ

    有錯字哦!! XD
  • 吼吼~~這次錯字已經超少了耶

    狄奇 // 普普 於 2011/12/23 22:50 回覆

  • 林雅純
  • 剛開始看我以為是什麼愛情背叛之類ㄉ故事,越看後面才發現 原來...

    你有親身體驗嗎??看你好像蠻了解ㄉ
  • 哈哈你好啊:))
    這是個恐怖故事:))
    當然我沒經驗...我還沒成年呢哪能當主管XD
    這裡的文章都是故事哦!
    歡迎常來唷^^
    我也會常常發文的!!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1/27 00:38 回覆

  • 林雅純
  • 呼~這麼快就回覆,嚇死我了!!
    我正在看其他文章時,剛好看到旁邊ㄉ版主回覆
    點進去看結果是我剛剛留言ㄉ回覆,
    徹底嚇到ˋ驚魂未定
    看來你也都很晚才睡ㄋ
    不過我都半夜三ˋ四點才睡
    又或著早上八點才睡
    我習慣熬夜
    呵呵!!
  • 寒假啊當然不能早睡早起XD
    但熬夜就不太好了XD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1/28 13: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