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裊裊炊煙從四處冉冉上升,到了雲端彷彿就因此與天上的浮雲合而為一。

 

 肉香味隨著白煙四溢,迫不及待的像是行竊的小偷直接的闖入鼻腔,在一旁玩耍的小孩們也受不了撲鼻香氣,乾脆直接將遊戲擱一邊,直接拿起放在一旁剛烤好的烤肉,放入嘴裡大啖了起來。

 

 安迪一家人為了能夠看清楚中秋節的滿月,因此開車到了人煙稀少、沒有光害的山區,他們來到了一片空地,他們將準備在此露宿所必備的帳棚給搭起,在架上所有烤肉用具,接著就等帶著月娘現身。

 

 玩著玩著也累了,安迪跟弟弟安一以及表姐裳兒坐在一起人手一串烤肉,開始聊著天,說著一些笑話、聊著生活中的趣事,嘻笑聲也不曾間斷,爸媽偶爾也會加入話題,這樣的看過去有種讓人會不自覺脫口:這真是個幸福的家呀!

 

 「孩子們,你們看月亮出來囉!」不知何時月亮已悄悄探出頭,媽媽語氣裡有著些微的興奮,「好大、好圓哦!」

 

 安迪三人一起將頭抬起,還發出「嗚哇」的驚呼,因為今天的月亮真的很大,感覺上像是佔滿了三分之一的夜空,但是暈黃柔和的月光卻不像太陽般刺眼,反而有種令人安心的柔美。

 

 「好大……」安迪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月亮,看到嘴巴都合不起來。

 

 「好美……」裳兒對著偌大的月亮作起了浪漫的幻想。

 

 「好吃、好正、好可愛!」安一說出讓所有目光都集中於他的一句話。

 

 安一望著月亮,咀嚼著香腸,感受到眾人得注視後他一臉疑惑的往安迪跟裳兒看去,他見到兩人表情他還是一臉不知所以的問:「怎麼嗎?」

 

 這讓在一旁的爸媽都笑出聲,兒安迪跟裳而則是好氣又好笑。

 

 「你剛剛說『好吃、好正、好可愛』是在說什麼呀?」裳兒感到疑惑。

 

 「哦哦,因為你跟安迪在看到月亮後都有說出感想呀,所以我也來說。」

 

 聽到這爸媽笑得更是開心,裳兒跟安迪的臉越是無奈,這次換安迪開口:「那月亮跟『好吃、好正、好可愛』又有什麼關係勒?」

 

 「安迪笨笨!」安一一臉沒好氣的說,但是這在其他人眼裡看起來就像是人小鬼大,「好吃,是因為月亮很像月餅;好正,是因為嫦娥很漂亮;好可愛,是指玉兔,懂嗎?」

 

 「你最好又知道嫦娥很漂亮!」安迪不屑的說。

 

 「我也很漂亮呀!」裳兒突然插入一句。

 

 這下換成安迪跟安一的表情一起變得不屑,安迪摳了摳鼻子,那表情說有多欠揍就有多欠揍,安迪還進一步的指著月亮上那兔子的形狀說道:「啊啊,我剛剛聽道不該聽的話了,月兔好漂亮。」

 

 裳兒鼓起腮幫子,一臉氣嘟嘟的樣子,而安一則是對著安迪比出食指,前後搖動:「齁,你用手指指月亮,小心耳朵被割掉哦!」

 

 「無稽之談。」

 

 「哼,你就希望你明天耳朵不會痛。」

 

 兩兄弟就這樣跌跌不休的逗嘴,裳兒跟爸媽不時在旁邊幫腔,大家開心的吃著月餅跟柚子,聊著天,這讓今晚又多了幾分歡笑,就這樣他們過了一個幸福的晚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半夜,月亮高掛在天空。

 

 窸窸——窣窣

 

 附近的草叢傳出聲響。

 

 「嗯,姆……」

 

 窸窸——窣窣

 

 「嗯……」在帳篷內一直聽到外頭有聲響的安一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他揉揉眼睛,一臉無神。

 

 窸窸——窣窣

 

 「好吵。」安一在心裡說著,他輕聲的起身盡量不打擾其他熟睡的大家,他拉開帳篷的門,但他只將一顆頭探出去身體依然在帳篷內。

 

 安一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什麼都沒有,也許只是一些小動物,但是在大半夜的一直撥動著草的動物還真討厭,他出來只是希望能讓那隻動物受到驚嚇而逃走,不要繼續在這製造噪音。

 

 他再度環顧四周,確定四周連隻螢火蟲都沒有後他才緩緩的將頭縮進帳篷內,正當他快要完全進入帳棚時,草叢裡又傳出窸窸窣窣的聲響,這次他惱怒了,所有睡意都被煩躁給取代,他將頭伸出去,卻看到一隻身邊圍繞著雪花般的銀白光點,很美麗的一隻兔子。

 

 這讓安一都忘記自己剛剛被吵醒時是有多麼火大,那隻兔子想必就是一直讓草發出聲音的原兇,牠在看見安一時,又以飛快的速度鑽回草叢裡。

 

 這讓一時看得出神的安一沒辦法及時回神,當他回過神時那隻兔子已經消失了,他趕緊將裳兒跟安迪搖醒,他對兩人被搖醒後會心情不好而大罵早有預感,再把他們搖醒時對他們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兩人在聽完安一說完剛才的事後,才一起穿上鞋子往帳篷外面去。

 

 安一帶著安迪跟裳兒往兔子消失的早從裡走去,由於今天月亮比平常還要大,因此亮度也勝於平常,這讓他們在半夜不用手電筒也依然可以將一切看得清楚。

 

 「你確定你沒有看錯?」裳兒不確定的問,「搞不好只是你眼花。」

 

 「吼,是真的啦,那隻兔子很美,美到不可思議,」安一一臉讚歎的表情,像是看不過癮,「牠身上的毛是泛著冷光的銀白色,但牠周圍卻圍繞著雪白的光亮,淡淡的,看起來若有似無,感覺就像是月亮一樣,真的很美。」

 

 「搞不好那是因為今天月亮比較亮,所以給你造成了這樣錯覺。」安迪打了個呵欠。

 

 「等你們親眼看到就知道了。」安一語氣堅定的說。

 

 他們在草叢裡不停的穿梭,草不停的發出聲響,就跟當初那隻兔子一樣,但是過大的聲音讓他們無法找出兔子的行蹤,他們只能盡量放輕動作,並且將注意力提高聽著周遭的動靜。

 

 救我!

 

 「咦?」安一停下腳步,不停的左顧右盼。

 

 「怎麼了嗎?」裳兒問。

 

 「沒事……」

 

 正當他們再度邁開步伐之際,又有聲音傳來。

 

 救我!

 

 「有沒有聽到?」立刻,安一發出驚呼。

 

 安迪還沒開口問聽到什麼,就見安一鑽入另一邊的草叢,安迪跟裳兒當然也跟了上去,安一循著他聽到的聲音前進,結果在他們撥開眼前的最後一片葉子,在眼前的是一隻銀白色的兔子,身邊還圍繞著雪百的光點。

 

 「哇……好美。」安迪跟裳兒脫口而出因為沒想到還真的有這種兔子,但是安一卻緊皺著眉頭,他發現兔子身邊的雪白色光亮似乎變得有點黯淡,他上前幾步,發現兔子的左腳被捕獸夾給夾住了。

 

 安一趕緊上前去將捕獸夾從兔子的腳上移開,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將捕獸夾給移除,他將兔子抱起,溫柔的安撫,他認為兔子一定受到了驚嚇,他摸著兔子那柔順的銀白色的毛,他低頭看著兔子,卻發現那隻兔子不只毛色比較特別、身邊還會發出雪白色光點,最不一樣的是,這隻兔子的眼睛是湛藍色的,很溫柔的藍色,跟一般兔子不一樣,不是紅色的。

 

 兔子剛剛受到驚嚇的神色在安一的安撫下漸漸趨緩,且受傷的地方凝聚了不少的雪白光點,一會光點散去,傷口已然不見,而兔子身旁的白光也恢復了潔白的光輝,那些光輝越發的多,將安一包在裡頭。

 

 「安一!」沒見過這種情形的安迪跟裳兒不知道這吸光點是怎麼回事,是否對安一有害或無害,他們不知道,這讓他們萬分緊張。

 

 然而,被白光包圍的安一則是感覺到全身舒暢,有種說不出口的舒坦,彷彿全身血液都被加溫過,在中秋頁這種微涼的天氣裡,他感到身上無比暖和。

 

 他看著被自己抱住的兔子,兔子也用他湛藍的眼睛回視著安一,突然,兔子跳下脫離了安一。

 

 安一看著兔子,不知道為什麼他會這樣讓兔子脫離自己,好想有種感覺,兔子不會因此離開,他才安心的讓兔子跳離自己。

 

 兔子在離安一的不遠處靜靜待著,牠閉起眼,雪白光點靜止飄動一秒鐘,然後全部都往兔子的身上貼去,整隻兔子就被那些光點覆蓋,突然光點變的更亮,亮到安一三人都睜不開眼,一一伸手遮在眼前。

 

 接著,光亮逐漸黯淡,兔子不見了,出現的是一個有著湛藍色眼眸的美少年,那少年看上去真的是陰柔,很美。

 

 就跟那隻兔子一樣,三人都不驚感到訝異。

 

 那美少年緩步的走向安一,美少年用著湛藍色的眼眸緊緊望著安一。

 

 這是在一旁的裳兒眼睛突然望丈光芒,驚呼:「不、不會吧!」

 

 她不是在驚呼兔子變成人這件事,而是接下來美少年要作的事。

 

 美少年踏出一步,拉近與安一的距離,然後對著安一露出一個可愛、令人臉紅的微笑,在安一還來不及反應這個笑的用意,美少年就將唇瓣輕輕的貼在安一的嘴角,不只安一露出驚訝的神色,就連安迪也是一臉不可思議,這是在幹麻呀啊啊啊啊——!

 

 而裳兒眼神卻依然閃爍金光,大呼:「嗚哇!這是美男跟正太的絕妙搭配呀!」(他說道正太時懷疑了一下)

 

 就像樹葉來開樹枝一樣,美少年的唇離開了安一的嘴角,美少年嘻嘻一笑便跳開,他跟安一格了幾步的距離,美少年身邊泛著雪白光點,讓美少年略顯蒼白(也許是因為他本來就是白兔)。

 

 一鼓幽幽倩影從美少年身後的黑暗中出現,那是一個艷麗的女人,她緩布的朝美少年走來,那女人舉手投足間有種種說不出的韻味,她美到讓安一三人都不覺得在大半夜有艷麗女人從黑暗中出現是一件怪異的事。

 

 那女人到了美少年的身邊,與美少年互看一眼,點了個頭,便向安一三人說道:「感謝各位的相救,就讓我在這深深的向你們到個謝吧!」

 

 說完,女人深深的向安一三人鞠個躬,接著他走向安一對著他又是一個親吻,只是這次終於是女生了,這讓安迪不禁有點稱羨,喃喃到:「好羨慕。」

 

 女人像是聽到了一樣,他將視線往安迪看去,莞爾一笑,安迪臉上燥熱,顯然他很害羞,女人也向前給了安迪一個親吻,只是親的比安一還久,安迪沉浸在被美人親吻的美好裡,完全沒注意到女人在他耳朵上作的事情。

 

 就這樣女人回到美少年的身邊,再度開口:「真的感激不盡,我先走了,祝你們中秋佳節愉快,」她看了美少年一眼,「走吧,玉兔。」

 

 玉兔?

 

 美少年身邊的雪白光點集中於一身,伏貼著身體,白光乍現,美少年再度變回兔子,安一始終不知這是什麼戲法。

 

 女人將「玉兔」抱起,轉身準備離去,幾步之後,她回頭看著安迪溫柔的說道:「哦,對了,下次不行用手指月亮哦!」

 

 「哦!好!」安迪癡迷的看著女人離去的背影,含糊的應了聲。

 

 裳兒還趁機巴他的臉,但安迪依然毫無反應。

 

 女人的身影漸漸沒入黑暗,三人的神智也漸漸迷茫,最後三人都昏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翌日。

 

 外頭陽光已取代昨夜的月亮,刺眼的光透過帳棚依然些微的刺激到了,安一三人,他們三人不約而同的睜開眼,像是想到什麼似的一起跳起,那畫面時在是非常逗趣。

 

 三人面面相覷,什麼話也沒說,盡是用交會的眼神傳達著某些訊息。

 

 是夢嗎……

 

 「嗚哇,好痛!」只見安迪用手摀著自己的耳朵在大叫,裳兒幫他看了一下,發現牠的耳朵似乎是被東西給割傷了,傷口還沒有結痂。

 

 這又讓安一想起昨晚的事,一幕一幕依然清晰,他深信這不是夢,他露出了笑容對著安迪說:「就跟你說不要指月亮,嫦娥會來割耳朵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olin
  • 你寫的小說還真是可愛唷!!
    不過,我發現有幾個錯字啊!!
    加油!!
  • 真的嗎>///<真開心
    錯字......真的不少耶......(汗)
    這是個大缺點!一定得改進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24 22:26 回覆

  • colin
  • 偷偷告訴你...遊子每次寫小說...也是錯字很多啊
    好好努力唷
  • 摁摁摁:))
    只是這篇超少人看的:(
    我應該不太是合像瀝青一樣走奇幻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25 22:43 回覆

  • colin
  • 選你所愛,愛你所選,總有一天會出頭天
    加油唷
  • 摁摁我會努力>口<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26 0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