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一陣陣挖土的悶響從墳堆裡傳來,配上一直「呵-呵-呵」的喘氣聲,應該不難猜出裡頭的人正在作什麼。

 

 沒錯,盜墓。

 

 為什麼那麼缺德的事還會有人作,這種事情不只人神共憤,相信那些墳墓的「主人」應該也是會很氣炸,在死後還不得安寧,真是造孽呀!

 

 但是盜墓的人通常都不會挖一般人的墓穴,而是身分特殊的人,那些身分特殊的人在死後下葬時,總是會有一堆金銀珠寶陪著一起下葬。

 

 這勾起許多人的貪念。

 

 人們的貪念往往勝過對於亡者的不敬,他們不管任何後果,就為了得到那價值連城的黃金、首飾還有其他珠寶。

 

 就因為那些盜墓者認為死掉得人根本不需要這些在陽世的奢侈品,這些奢侈品可以讓他們過好一點的生活,何必給死掉的人呢,真是浪費。

 

 「齁齁,又挖到了不錯的東西,這個一定可以賣很多錢的!」老王語氣裡滿是興奮,正為自己挖到的「寶物」而感到開心。

 

 他們現在挖的墳,是以前這附近村落裡的有錢人,死後他的家人將他全部的金銀財寶通通一起下葬,就因為他生前有說他的財產在生前死後都歸他,所以都要留在身邊,雖然捨不得但他家人也只能照作。

 

 他們是打聽到這消息之後才刻意來尋找此墓,果不其然,真是珠寶如山呀。

 

 他拍了拍那見金飾上的泥土,用嘴巴吹了吹,拿在手上不停得把玩著。

 

 「快挖啦,我今天想快點結束,想趕快回家。」小徐在一旁催道。

 

 「好啦、好啦!」老王將金飾塞進褲子的口袋裡,「欸,你今天怎麼怪怪的呀,之前你不是都要挖到精光才要回家,今天怎麼連一個都沒拿呀?」

 

 「不知道,」小徐聳聳肩一臉無力的說,「今天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像是……卡到陰。」

 

 「卡你媽啦!還不是都一樣,今天又不是第一次幹這伙事,你竟然也在怕?」

 

 「不是呀,你不覺得今天的感覺比較不一樣嗎?」小徐四處張望了一下,「有種被窺視的感覺。」

 

 「神經病,在墳場裡誰要窺視你呀?鬼嗎?」老王話才落畢,就一陣不知道打哪來的怪風將兩人的眼睛給吹到睜不開。

 

 等到風停了之後,兩人睜開眼睛,隨即互看,小徐睜大眼睛:「你看吧!」

 

 「呿,只是一陣風而以,怕殺小,繼續幹活啦。」老王硬著頭皮說著,其實他也覺得那陣風非常古怪,但他又不能退縮,他也不想讓這些寶物從他手中溜走,他們抄起鏟子,一次一次的往土裡挖,偶爾會挖到不小心暴露在外頭的飾品,他們還是照收不勿。

 

 在土裡不停挖掘的鏟子挖到了一個硬物。

 

 「啊!有了。」老王驚呼,隨即丟下鏟子直接徒手將硬物上頭僅剩的一層土壤撥開。

 

 裡頭的高級棺木隨即暴露在夜晚的冷風中,在暈黃的月光下,黝黑的棺木散發出一種冰冷的氣息,讓想開棺的老王不禁遲疑了半晌。

 

 但是一想到自己因為這堆金銀珠寶而有好日子過的老王,還是一口氣就將棺蓋給打開。

 

 一掀開裡頭有著如山的金銀財寶將屍體給蓋住一大半,那腐爛不完全的屍體已然看不出性別,頭部緊閉的眼皮底下看得到些許的活動,想必,那是蛆蟲在裡頭的眼睛裡不停蠕動,感覺怪噁心的。

 

 屍體的臉部也變得坑坑巴巴,外面的皮膚幾乎不見,露出了裡頭的肌理紋路,尚還流著屍水,一部份的珠寶上也都變得濕黏黏的。

 

 小徐見狀,根本不打算撿拾裡頭的任何東西,他只是看著老王貪婪的伸手去撈裡頭的珠寶,胡亂塞進口袋裡,塞不下他就乾脆直接掛在手上,不然就帶在脖子上,看到這一幕,小徐竟然感到些許厭惡。

 

 「你不要嗎?」裡頭東西幾乎都要被檢完大半,他才開口。

 

 「不了,」小徐說,「我們走了好不好?今天感覺怪詭異的。」

 

 「好啦,我快撿完了,檢完就走。」老王又開始回頭去撿拾珠寶,看他檢珠寶的樣子像是在撿石頭一樣的家常便飯。

 

 看著老王,小徐心裡只有一句話可以形容老王-貪得無厭。

 

 在棺材裡的珠寶要被檢光時,正要伸手去鉤最後一條項鍊時,老王不知幹麻整個人就往棺材跌下去。

 

 小徐驚呼一聲,隨即說到:「欸,貪財也不是這樣吧,哪有人直接跳到棺材裡去撿的呀!」

 

 就在他伸手要去拉老王出來時,突然,感覺像是有一隻手輕放在他的背上,正當他還來不及回頭時,那隻手就將他用力的往前推去。

 

 「啊!」小徐也跌落棺材裡。

 

 跌落棺材裡之後,他發現自己動不了,只能平躺在棺材裡,他跟老王一人一邊剛好把屍體夾在中間,突然,棺蓋不知道被誰用力的關上,「蹦」的一聲,老王跟小徐就看不到了,應該說,是看到一片黑暗。

 

 此時的兩人正淪陷於恐懼之中,心跳像是打鼓一樣的不停撞擊著胸口,彷彿快要喘不過氣一樣。

 

 「欸,剛、剛剛到底事發生什麼是呀?」小徐驚恐的問著老王。

 

 「剛剛……我在建那條項鍊時,這、這具屍體突、突然睜開眼睛,伸手將我拉下來。」老王的語氣十分驚恐,剛剛才見錢眼開的霸氣截然不同。

 

 「什、什麼!?」小徐驚恐的說,因為要是現在躺在他身邊得這具屍體會動,那豈不是很恐怖。

 

 「他就伸出他的枯手,緊抓著我脖子上的項鍊將我脫下來,拖下來之後他還對我了一句『咯咯咯,你還真是貪心呀。』之後我完全嚇傻了,差點連尿都噴出來。」老王餘悸猶存的說著,剛才刨墳的勇氣似乎蕩然無存。

 

 「那你剛剛又是怎樣下來的?」

 

 「我就只感覺到有人推我,一個重心不穩就掉下來了。」剛剛手掌的觸感似乎還停留在背上似的。

 

 『咯咯咯。』突然傳出的笑聲讓兩人神經緊繃,『可惡的盜墓賊,你們挑錯日子了。你們出不去了,咯咯咯。』

 

 「啊啊啊!」老王跟小徐同時不出驚呼。

 

 他們伸出不知何時已經可以活動的雙手,一起出力將棺蓋推開,然後飛也似的逃出棺木。

 

 「屍、屍體會、會說話……」老王似乎還不敢相信自己剛剛所發生的事,他睜大眼睛看著裡頭雙眼緊閉的屍體,彷彿剛才什麼動靜都沒有,只是一時的錯覺。

 

 但有可能兩個人同時出現錯覺嗎?

 

 「快走,還待在這裡作什麼?等等還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想知道。」小徐拉著老王跑走,想要跑到剛剛停車的地方。

 

 他們沿路跑的戰戰兢兢,一路都提著心吊著膽的深怕等等又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但是沿路他們很順利的跑出墓地,但是跑得太急太快老王的珠寶都沿路掉,但是根本沒有去撿回來,這讓老玩難免有些惋惜。

 

 車子就在不遠處,他們加緊腳步跑到車子那,但是速度越來越慢,並不是因為自己快要接近車子而感到安心,而是車子的表面不知何時多出了許多落葉跟灰塵,覆蓋住了大半的車身,車子的擋風玻璃也出現了大片像是蜘蛛網的裂痕,像放置了一段時間一樣,可是他們才剛來沒多久,會不會太誇張了。

 

 他們揉著眼睛向前確認,車種,沒錯;車牌,沒錯;車子裡的飲料,沒錯;一切都一樣,確認了這就是他們的車,但是會什麼變的這麼舊?

 

 「這真得是我們的車嗎?」老王不停打量著眼前的車子,他走到後車廂那左看右看,怎麼看就是一樣呀,就是搞不懂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舊。

 

 『碰碰碰!』拍擊生突然從後車廂裡面傳來,被嚇到的老王隨即爆了一聲粗口跳離後車廂,他立刻繞過半部車子去找小徐,但就在他經過駕駛座車窗時,「啪」的一聲一張醜陋猙獰的臉就像整人玩具箱裡裡蓋子被打開的小丑一樣,直直的撞在玻璃上,老王著實的被嚇了兩次,他嚇得哇哇大叫衝到小徐那邊。

 

 「到底怎麼回事?」老王離崩潰的臨界點只剩一點點,他想快點釐清原因,好找出解決辦法,但是這跟本超乎常裡,正常人哪知道為什麼。

 

 「還不是你堅持說要到人家墳墓,就跟你說早點回去你又說不要,你看,現在可好?」小徐忽然指責著老王剛才如果聽他的早點回去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指責,老王也不甘示弱的嗆回去:「是誰說要讓妻小過好日子的啊,不然我幹嘛帶你來呀!現在錯了就怪我呀!」

 

 就在小徐要頂回下一句時,車門跟後車廂全部在同一時間通通被拉開,車燈毫無預警的亮起,老王跟小徐下意識的伸手擋住突如其來的強光,車子突然朝他門駛近,「快跑!」小徐大叫。

 

 兩人又再度朝墳地的方向跑去,不跑就等著被撞死,即使是往墓地裡跑也甘願,起碼還有個機會。

 

 他們跑了一段距離後,車子無法駛近墓園裡因此只能在墓園前停住,他們越往裡頭走就越是害怕,因為裡頭有著那座被刨開、有著會說話屍體的墳墓,只是現在也只能先將「害怕」拋置腦後,現在要釐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才有可能解決。

 

 小徐在心裡暗自想著解決辦法,而老王則是顧著自己剛才在奔跑中沒有掉落的珠寶。

 

 刨墳、開棺、蓋棺、在開棺……啊!

 

 「我知道了!」小徐大叫一聲,他回頭看像老王,「欸!今天幾號?」

 

 「七月三十。」

 

 「糟!外跑!現在我們只剩十分鐘。」

 

 「為什麼?」

 

 「今天十二點一到,就是鬼門開,我們是在刨開墳墓時掉入棺材裡,然後又再從棺材裡打開棺蓋跑出來的,所以一切都是從那裡發生的,所以我們要再次回到棺材裡,才能在藉由棺材回到原本的世界。」小徐說自己的觀點,雖然只是推測,但是說得通。

 

 「還要進去!?」老王驚恐的說著,「真假?」

 

 「嗯!因為那棺材……就是鬼門!而我們在鬼門的另一邊,也就是陰間。」

 

 在說完之後,四周的墳墓開始產生出劇烈的晃動,沙土飛揚,一隻隻的枯手破土而出、緊抓著地面試圖要讓全身都從土裡爬出。

 

 似乎是在小徐釐清離開的方法後,亡魂們要阻止他們離開,不,不用阻止,只要拖延,時間一過就回不去了。

 

 幾隻枯手的主人已經從土裡冒出,那是喪屍。

 

 喪屍一一的擋在小徐跟老王前面,小徐跟老王作了一口氣突破的決定,於是邊跑邊賞給喪屍們幾個拳腳,但也不停的被喪屍們給抓到,衣服變得破破爛爛有些地方還皮開肉綻,但他們依舊不敢停下腳步,因為只剩三分鐘了,三分鐘內他們要是沒進去棺材裡他們就在也回不去了,於是他們不敢把時間跟體力浪費在喪屍身上,可是喪屍越來越多,造成了妨礙。

 

 眼看就要來不及了。

 

 只差幾步。

 

 「我數一二三,一起跳……一……二……三……跳!」

 

 眼看那棺蓋漸漸的合上,裡頭的屍體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彷彿是在說:「來不及了!」

 

 小徐一咬牙,就在棺蓋快要蓋上前兩人異起進入了棺材裡。

 

 咚!

 

 眼前一片漆黑。

 

 『嘻。』屍體笑了一聲。

 

 小徐跟老王雖然不明白這個小所以藏的意思,但總覺得怪怪的,但是他們正在為自己能從陰間逃回來慶幸著。

 

 「好險有趕在時間內跳進來,可是好痛。」老王摀著剛剛被喪屍抓傷的地方說。

 

 「總比沒命好,回去後在處理傷口吧。」小徐說。

 

 『咯咯咯,兩個笨蛋,你們的推論正確,這裡的確是鬼門,而我,是掌管這鬼門的,鬼門要被打開很簡單,只要你們打開棺蓋就可以,只是……咯咯咯,』屍體賣關子得頓了頓,『只是,如果土已經被蓋住了呢……咯咯,你們再怎麼聰明,也會因為出不去而悶死或是餓死,咯咯咯。』

 

 「!」兩人聞言一驚,立刻伸手去推開棺蓋,棺蓋卻聞風不動,上面真的被壓住了,而且還有人的聲音,那聲音悶悶的,因為穿越了一層厚厚的土跟棺材。

 

 「妖壽,又有人來盜墓,真不要命。」

 

 「是呀,貪財貪到不怕死,只是車子為什麼還在外面呀?」

 

 「應該是見鬼,所以嚇得逃走吧。走吧,我們回去吧。」

 

  在棺材裡的兩人聽得不禁傻眼,他們用力的拍打棺木,試圖要吸引那兩人的注意,但是聲音都被土給吸收完全傳不出去。

 

 「救命!救命!」兩人在棺材裡喊道。

 

 『咯咯咯,沒人救得了你們。陪我吧!噢!珠寶先還我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狄奇 // 普普 的頭像
狄奇 // 普普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許書榮
  • PUPU喔=ˋ=''' 哈哈 好看 喔!!!!

    不過 後半段有錯字=ˇ=''

    有空稍微找一下唄~
  • 我的錯字已經在寫的時候改過不少...
    結果還有呀...啊啊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7/31 16:36 回覆

  • 夜凜諸
  • 「好啦,我快撿完了,『檢』完就走。」老王又開始回頭去撿拾珠寶,看他『檢』珠寶的樣子像是在撿石頭一樣的家常便飯。 改:撿

    「欸,剛、剛剛到底事發生什麼『是』呀?」小徐驚恐的問著老王。 改:事

    「剛剛……我在『建』那條項鍊時,這、這具屍體突、突然睜開眼睛,伸手將我拉下來。」老王的語氣十分驚恐,剛剛才見錢眼開的霸氣截然不同。 改:撿

    「快走,還待在這裡『作』什麼?等等還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不想知道。」小徐拉著老王跑走,想要跑到剛剛停車的地方。 改:做

    他們沿路跑的戰戰兢兢,一路都提著心吊著膽的深怕等等又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但是沿路他們很順利的跑出墓地,但是跑得太急太快老王的珠寶都沿路掉,但是根本沒有去撿回來,這讓老『玩』難免有些惋惜。 改:王

    「這真『得』是我們的車嗎?」老王不停打量著眼前的車子,他走到後車廂那左看右看,怎麼看就是一樣呀,就是搞不懂怎麼會突然變得那麼舊。 改:的

    『碰碰碰!』拍擊『生』突然從後車廂裡面傳來,被嚇到的老王隨即爆了一聲粗口跳離後車廂,他立刻繞過半部車子去找小徐,但就在他經過駕駛座車窗時,「啪」的一聲一張醜陋猙獰的臉就像整人玩具箱裡裡蓋子被打開的小丑一樣,直直的撞在玻璃上,老王著實的被嚇了兩次,他嚇得哇哇大叫衝到小徐那邊。 改:聲

    「到底怎麼回事?」老王離崩潰的臨界點只剩一點點,他想快點釐清原因,好找出解決辦法,但是這『跟』本超乎常裡,正常人哪知道為什麼。 改:根

    就在小徐要頂回下一句時,車門跟後車廂全部在同一時間通通被拉開,車燈毫無預警的亮起,老王跟小徐下意識的伸手擋住突如其來的強光,車子突然朝他『門』駛近,「快跑!」小徐大叫。 改:們

    他們跑了一段距離後,車子無法駛近墓園裡因此只能在墓園前停住,他們越往裡頭走就越是害怕,因為裡頭有著那座被刨開、有著會說話屍體的墳墓,只是現在也只能先將「害怕」拋『置』腦後,現在要釐清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才有可能解決。 改:至

    「我知道了!」小徐大叫一聲,他回頭看『像』老王,「欸!今天幾號?」 改:向

    喪屍一一的擋在小徐跟老王前面,小徐跟老王『作』了一口氣突破的決定,於是邊跑邊賞給喪屍們幾個拳腳,但也不停的被喪屍們給抓到,衣服變得破破爛爛有些地方還皮開肉綻,但他們依舊不敢停下腳步,因為只剩三分鐘了,三分鐘內他們要是沒進去棺材裡他們就在也回不去了,於是他們不敢把時間跟體力浪費在喪屍身上,可是喪屍越來越多,造成了妨礙。 改:做

    小徐一咬牙,就在棺蓋快要蓋上前兩人『異』起進入了棺材裡。 改:一

    『咯咯咯,兩個笨蛋,你們的推論正確,這裡的確是鬼門,而我,是掌管這鬼門的,鬼門要被打開很簡單,只要你們打開棺蓋就可以,只是……咯咯咯,』屍體賣關子『得』頓了頓,『只是,如果土已經被蓋住了呢……咯咯,你們再怎麼聰明,也會因為出不去而悶死或是餓死,咯咯咯。』 改:的

    我已經很努力的幫你找錯字惹...... 眼睛快花惹...
  • 好多......
    謝謝......
    根本誇張0_0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1 08:28 回覆

  • 夜凜諸
  • 我覺得這篇放在鬼門關會比較好!! XD 好看ㄝ... 不過有一句話我看不懂ㄝ..

    小徐跟老王雖然不明白這個小所以藏的意思 <---這句話不懂
  • 哦哦哦~那也是錯字~~(汗)
    改成笑就可以了
    打太快打錯= =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1 08:29 回覆

  • 許書榮
  • 我也常常這樣,以為沒有錯字了。結果別人一看馬上開始幹譙我哪裡有錯字XD
  • 我在寫的時候已經很注意了說...
    唉唉唉...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1 18:35 回覆

  • 夜凜諸
  • 不好意思... 我真的沒有刻意要挑錯字哦!
  • 沒關係,我也說過要改進的地方就提出來是可以的唷^^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2 19:03 回覆

  • 許書榮
  • 有時候看已經出版的小說也會有錯字啊~別太在意! 我也常常看了十幾便錯字都沒改到XDDD
  • 其實錯字我是看很開的XDD
    我是擔心文筆...跟用詞...(爆汗)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2 19:04 回覆

  • 陳思穎
  • 普普我當你編輯
    負責幫你校訂錯字:D
  • 那應該有錯的都沒抓到...沒錯的也變錯的了...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5 19:10 回覆

  • 陳思穎
  • 你PP啦
    建建書的錯字都是我抓的耶ˋˊ
  • ......(懷疑目)
    (遠望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5 21:46 回覆

  • 陳思穎

  • 不信你自己去問建建
    他的很多BUG都是我找的- 3 -
  • 豪啦豪啦~~-3-
    勉強相信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6 21:56 回覆

  • colin
  • 寫的很好看~~~想不到普普也是很有潛力成為作家唷!!
  • 謝謝你///
    你太晚來嚕~~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7 17:20 回覆

  • colin
  • 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最近太忙了...連fb都比較少上了
  • 摁摁摁:))
    那......我原諒你XDD(摸摸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8/08 09:35 回覆

  • 林雅純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
    看到上面有人幫你改錯字,
    差點就要笑死我了,
    看來以後這方面要好好改進喔!!
    加油~
    至於這篇故事喔...怎麼一直讓我想到振鑫作ㄉ"報應之刨墳"啊??
    恩...算了!!故事好看就好囉~呵呵
  • 錯字也有在改進了(汗)
    呵呵你也是明日的書迷啊> <
    XD可見你烙印很深呢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1/28 13:30 回覆

  • 林雅純
  • 對阿!!我喜歡明日ㄉ書,
    很好看^ ^
    我對課堂上ㄉ內容都記不太起來(懶ㄉ記)
    可不知為什麼就對小說都印象深刻=3=
    應該是因為這是我ㄉ興趣吧!!
    讀書不是我ㄉ興趣,但也沒辦法..唉!!
    不過其實"報應之刨墳"我只看過一遍
    ,而且也不見兩年了 ,不知為啥就是還記得內容,
    記得蠻清楚ㄉ...
    要是我也能把課堂上教ㄉ內容像這樣記得那麼清楚就好了= =

    對我來說 明日工作室是主角 其他ㄉ公司都配角ㄋ
    要是我也能把課堂上ㄉ內容也記ㄉ那麼清楚就好了 = =
  • 我也一樣呢...XD
    我也只看明日作家的書...其他九把刀神馬的我也都不看咧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1/30 1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