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夜,漆黑無光,只剩了了無幾的星點像是不甘願的掛在夜空中。

 

 現在是晚上的十點多,一名少女就在公車站牌下等帶著今天結束前的最後一班公車。

 

 冷風颼颼,黑暗的夜幕低垂,四周空無一人,頓時恐懼的感覺遍佈少女的全身,就跟緊身一樣的貼緊身上,不放過一分一毫。

 

 少女會這麼害怕的原因不只是因為在接近半夜裡只有他孤身一人站在公車站牌下等車,害怕的原因也來自於最近盛傳的 - 都市傳說。

 

 那一則傳說的內容是,在這個城市裡不管是哪種交通工具,千千萬萬都不要搭上末班車。

 

 據說,學校裡有一位學姊因為跟同學逛街逛得太晚,原本是打算在凌晨去唱完KTV才要散場回家,但是因為家人都在外地工作,家裡只剩下比自己小一歲的弟弟,沒人可以接她,剛剛逛街所花的錢已經不足以讓她搭計程車回家,於是她提早跟同學們道別、先行離開,就為了趕上最後一班公車。

 

 但是,隔天一早當人們發現那名學姊時,學姊是帶著驚恐的表情躺在路邊,死亡。

 

 警方找了晚上跟她一起逛街的其他人作了筆錄,他們每個人都指出那名學姊士第一個散場的,他們其他人都是玩到凌晨才回家,他們還有昨晚吃喝玩樂的一堆單據,於是這見事情就變得不了了之。

 

 因為那名學姐身上並沒有外傷,也沒有被人他殺的嫌疑,只能初步認定是被嚇死的。

 

 這見事情在學校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在那名學姊之後不久又多了幾起類似的情形,只是搭的車子跟陳屍地點皆都不同,唯一相同的就是他們都搭了末班車。

 

 死狀也出乎意料的一樣,面容扭曲的誇張,像是生前看到什麼驚世駭俗的恐怖場景而活活嚇死。

 

 前一陣子都還只是在「聽說」,誰知道到了前天他們班上就出現了這樣奇怪死因的第一人。

 

 這樣子的恐懼宛如瘟疫一樣的迅速傳染了整個班級,像是打翻的墨一樣不可挽回,恐懼的因子以伸伸殖入大家的內心深處,無法抽離。

 

 因此大家這陣子都不敢再搭有所謂「末班車」的車子。像是公車跟火車。

 

 今天,芷盈會選擇搭公車也是不得已的,因為今天是她同學生日,她受邀一起同樂,不好意思推掉,於是就跟爸媽說她今天會自己想辦法回家,不用來接她。

 

 因為她們家家教很嚴,近只小孩去KTV跟網咖那種不單純的場所,但是現在年輕人聚會、玩樂的好場所就非KTV莫屬,所以她才會片她爸媽是跟同學去逛街吃飯,所以會自己回家,不然總不能叫爸媽到KTV門口接人吧?

 

 也因為這樣所以搞得現在自己被迫必須搭乘那令人聞風喪膽的末、班、車。

 

 她也為了要趕搭這今天最後一班公車而提早跟大家散場,這雖然有點掃興,但是,她可是有門禁的所以必須趕搭這班公車才能準時在門禁前到家,不然到時被父母發現自己欺騙他們跑去唱KTV,那她可能再也沒有出去跟同學們聚會的機會了。

 

 她在站牌下已經等了二十幾分鐘,夜風微微的吹著,現在雖然是夏天,但是這個風吹起來卻像是冷凍庫裡的冷氣一樣,吹得令人發寒,都把她的睡意全部吹走。

 

 她望著那一片漆黑的遠方,突然,兩道強光出現,由遠而近慢慢得網站牌這駛近。

 

 「終於來了。」芷盈開心的說。

 

 當公車緩緩接近時,芷盈默名的感受到一股壓迫感,隨著公車越來越靠近她總覺得公車的輪胎像是背但但得霧氣給圍繞住,變得看不見,也變得有種這台公車不是用輪子來行進的。

 

 「嘶-」公車門在芷盈的面前敞開,彷彿有種乾冰從裡頭噴出來的錯覺。

 

 芷盈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了上車,她慢步踏上公車上短短的幾格階梯,走到了投錢的箱子,沒帶到悠遊卡的她只好將身上的零錢投進去。

 

 投完錢,要去找位置時芷盈看了一眼司機,但是他卻只看得到司機頸部以下,頭部完全都是黑黑得一片,感覺就像是沒有頭……

 

 芷盈不敢再多想便往後頭的座位走去,她先是站在最前面往後看了一眼,整台公車上除了司機跟她還有一位乘客,那位乘客坐在芷盈現在站的位置的右邊那排,剛好跟司機同一排。

 

 於是她決定坐在完全沒有人坐的左邊那排,她挑了一個中間的位置,從他的位置離最後頭還有隔五個位置,往前面看也還有六個空位,這是個分常好的位置。

 

 怎麼說呢?

 

 因為,如果在最前面她就會跟陌生人離得很近,這會讓她感覺怪怪的,所以她總是會避開陌生人,還有如果那個陌生人是個居心不良的壞人,在公車上埋伏單獨乘坐的少女們,如果坐在最後面到時就算要逃也沒機會逃,搞不好還跟司機連手也說不定,所以她選擇坐中間的位置,可以觀察前面的其他人,也可以讓自己在遭遇危險時有逃跑的機會。

 

 別說這是無謂的猜想,現在世事充滿險惡的人心,總是得防範一下。

 

 芷盈坐在位置上,她看著斯司機跟另一名乘客的背影,可是不管他從哪個角度看去,就是看不到司機的臉,她也覺得奇怪、不明所以自己為啥會那麼想看到司機的臉,在是了幾次更換角度跟方位發現還是看不到,芷盈就搔搔頭得乖乖坐著不打算研究下去。

 

 她轉轉眼睛,不自覺的將視線停在在司機後頭坐位的乘客,那乘客一直用外套將自己的頭給蓋住,導致芷盈也看不到他的長相,但是從衣著上判斷應該是個男的。

 

 公車搖搖晃晃的,芷盈的眼睛也像是掛上了千斤的鎖鍊,變得越來越重,但她還是努力撐著,因為她怕這眼睛一閉,下次睜開人就已經跟著司機回家了吧。

 

 她眼睛真得瞇得只剩一條縫,但她還是看得清楚,突然她感覺到車頂上給站著搭車的人握的吊環像是吊著某種物體,隨著公車前進而前後擺動,她硬是睜開眼睛抬頭一看,這一看就將她的睡意完全給嚇跑。

 

 上頭得吊環掛著的物體,竟是一顆顆的人頭,頭髮在吊環上繞了數圈、變得雜亂,但這也讓人頭可以死死的被吊在上頭不會落下。

 

 芷盈看得訝然,驚恐的說不出話來,她渾身顫慄,因為她見到了他今生看過最可怕的畫面。

 

 那些人頭的切口處不太平整,像是被人用了一把不太鋒利的刀子給剁了又剁之後才取下來、掛上去的,她們臉上的表情清一色都是驚恐到扭曲,隨著車子的晃動還會有幾塊血肉落下,「啪」一聲掉在公車走道上。

 

 「嗚!」見到這景象,芷盈摀住嘴巴忍住想吐的衝動,她的眼角落下了驚恐的眼淚,閉起眼撇開頭。

 

 她將視線從上方的一大堆人頭移開,恢復成平整得視線,想假裝什麼都沒發生過,但是就在她將眼睛張開時又驚見一幕詭異的畫面,剛才空蕩蕩的車子裡頓時多了許多的「人」,那些人通通都沒有實體,就像是一堆灰濛濛的骯髒空氣。

 

 那些人都各自坐在位置上,動也不動,對,就是要動也不動才好,因為不知何時芷盈旁邊的空位也作了一個「人」!

 

 芷盈雙手摀住嘴巴,她忍住哭聲,假裝什麼也沒看到,即使她感覺到他身旁的「人」正在她臉頰旁吸氣、吐氣,她也要裝作不知道,因為她有預感只要哭出了聲、被發現,自己就會完蛋。

 

 她的眼神不斷飄向前方的那位乘客,試圖用視線來呼喚他、來求救,但是不管怎麼看那個人還是一樣用著外套遮住整個頭部,根本沒有看到車上這些怪像,不管芷盈在怎麼看也無法讓他感覺到她在向他求救。

 

 此時,公車像是行駛到了一個坑洞,具烈的搖晃了一下,突然那名乘客蓋在頭上的外套頓時落下,露出了裡頭只有平滑切口的頸子,以及還微微流出的血液。

 

 這讓芷盈頓時大叫出聲,完全不管會不會被怎樣,她就是忍不住得大叫。

 

 「啊-啊-!救命呀!鬼呀!」她起身按下在窗戶旁邊的下車鈴。

 

 良久,車子依舊未停,還是一直往前開,芷盈歇斯底里的大叫,她彎著腰怕撞到上頭的人頭,但還是衝向司機的旁邊,大聲說道:「喂,我按下車鈴你是沒聽到呀!快放我下車,你車上有鬼啊!」

 

 芷盈伸手搖了司機的肩膀,這時她才看見司機的樣子,司機雖然沒有斷頭,但是他的五官已經不成人形,嘴巴的開口列至耳旁,雙眼似乎沒有眼白似的整個看上去都是黑色的,像顆天珠一樣,還不停的流出血淚,半邊的臉似乎還蛀了蟲子,坑坑巴巴的,還可以看到裡頭的蟲子尾巴在蠕動,看了就想反胃。

 

 芷盈隨即鬆開手,她跟司機就這樣互看,她想別開視線卻發現自己像是定住一樣,無法動彈。

 

 司機開口對著芷盈說:「你已經下不了車囉……」嘴裡還噴出幾隻蟲。

 

 芷盈面容扭曲得大叫。

 

 「啊-!」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驚叫聲畫破夜晚的寧靜,但如同流星一樣一閃即逝。

 

 ***

 

 早上,某棟房子裡正看著新聞。

 

 「今早警方又在Z縣市的郊區發現一具屍體,那具屍體是某高中的女學生,昨晚經同行的同學表示昨晚一行人在KTV歡唱之後,少女是獨自坐著默班公車回家,之後就再也沒有見到人。那為何屍體會在郊區被路過的行人發現,這已經是Z縣市第九起類似案件,警方還要深入追查……」

 

 「嘖嘖……真是可怕呀!」媽媽說。

 

 「摁,是呀,」紹凱拎著書包往門口走去,「我先出門囉。」

 

 「嗯,路上小心。」

 

 「我晚上要出去跟同學逛街唷,會晚點回來。」

 

 「要去接你嗎?」

 

 「不了,我自己會趕搭末班車回來。」

 

創作者介紹

入內請脫鞋……

狄奇 // 普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柚臻
  • 哇!這篇好好看~~
  • 真的嗎>ˇ<"
    謝謝你柚子...(飛撲抱)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7/28 21:46 回覆

  • 王玟婷
  • 讚! 好看耶!OUO

    對不起 我沒鞋子可以脫....
  • 哈哈哈...謝謝你囉^^
    那你進來前,先把腳剁...我是說洗乾淨...(汗)XD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7/28 21:48 回覆

  • 簡紫吟
  • 很好看唷 : )
    還好我不會坐公車不然會毛毛的,
    而且主角名字跟我的念起來好像QAQ
    這樣看起來更毛@"@
  • 謝謝:))
    我也不太會坐公車...這篇剛好是在簽書會那天想道的故事
    因為我今年只搭過那次公車...

    偷偷跟你說...那其實是我國小同學的名字(翻畢冊

    狄奇 // 普普 於 2012/06/25 23:06 回覆

  • 思
  • 看到標題我以為是蕭煌奇的末班車XD (硬是來亂)

    普普受大師什麼時候要出書啊 哈哈
  • 那首是還不錯...只是我不喜歡:P
    我最近喜歡阿福的歌:)

    你的用詞錯誤唷...是普普帥帥攻大師(好饒舌)(咬道德奪)

    狄奇 // 普普 於 2011/07/29 21:55 回覆